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鲜族大哥朴正植――工程连的故事  

2008-01-21 23:15:45|  分类: 五十二团工程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说起工程连的鲜族人朴大哥,那可是近40年前的事了。

朴大哥是哈尔滨知青,大名朴正植,中等身材,白净的圆脸,一天到晚总是笑眯眯地对待着我们每一个知青,真看不出他会有什么烦心事似的。朴正植大哥比我们北京知青大五六岁,可大家都叫他小朴,而笔者当年才16岁,却被人称之为老安,这理没处讲,那个年代就是这么怪!我这老安的称呼被人一叫就是40年,如今倒是真的老安了,不知现在的人怎样称呼朴大哥,反正不能叫老朴,不顺口也容易被人误解……哈哈!

还是按照当年的叫法叫他小朴吧,小朴的兴趣很广泛,他喜欢喝烈酒,吃辣椒,多辣的辣椒他也不怕!他最喜欢的是各种体育运动:摔跤、拳击、长跑、举重无一不通,由于他头大、胸肌大和双肩的虎头肌大,大家给他起了个奇特的雅号叫“亚历山大”,其谐音就是指因为“压力”而导致他“头大、胸肌大和双肩的虎头肌大”的“三大”,其实这雅号并不严谨,他头大肯定是先天就大并不是靠什么压力才大的,那我们这帮哥们儿可就管不了这么许多啦!小朴酷爱学习,小说以外的各种学习书籍他都“拼命”地看,这也就是他以后自学成才的先决条件了吧!小朴先天就有一副充满磁性的好嗓子,别人唱不上的高音他能很轻松地唱上去,他还拉了一手好二胡,我们这帮小伙拉的二胡比驴叫还难听,可二胡到他手里像变戏法似的,一曲《江河水》感动得笔者的眼窝子都热泪欲滴了……

鲜族大哥朴正植――工程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一看见那补丁绕膝盖的裤子就知道是个挂名的“杂牌军”

鲜族大哥朴正植确实是当年我们工程连的“风云”人物,但现在说出来别人恐怕都不信,别看他一下子能举起八个铁轮子的杠铃来,在工程连论起掰腕子来我“老安”可是头把交椅呢!不要以为本人只是一顿“大吃二斤”(参见前作品)的饭桶,我就是十六七岁时在工程连比掰腕子的成了头牌“大腕儿”,那年头我也年轻气盛,多少个木工、瓦工和壮工排着队和我掰腕子,我老安就是百战百胜,连公认的大力士朴正植也总是输给我,但他竟会像清朝名将曾国藩一样屡败屡战,这就是他的性格!

1969年末中苏边境的战备形势越来越紧张了,团部紧急下达到工程连让大家学习12句战备俄语,这回年轻气盛的我可嘬瘪子了,我的北京同学吴乾章不到一小时,12句俄语背得滚瓜烂熟,但我怎么跟吴乾章学也学不会,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找小朴大哥请教,朴正植是老高三毕业的知青,他上学时一直学的是俄语,小朴大哥“不计前嫌”,不厌其烦的一句又一句地教我学习俄语,我必须得承认,自己确实没有学外语的天分,只好把朴正植大哥的俄语发音用汉字标写在日记本上(见照片),经过不断的死记硬背,我居然学会了12句战备俄语!这当然是和朴正植大哥的热心帮忙分不开的了。

鲜族大哥朴正植――工程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鲜族大哥朴正植――工程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以上就是我对我们工程连的朴正植的一段回忆。鲁迅说过“有一利就有一弊”,反过来说,有一弊也可能会有一利了!虽然我当年学习俄语的方法笨得很,但无意之中却完整保留了那个年代学习12句战备俄语的笔记,如果今天其他知青朋友都没有这记录的话,我这俄语笔记可就是蝎子粑粑毒(独)一份啦!

  评论这张
 
阅读(1038)|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