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哈尔滨聚会中的不谐之音  

2008-12-14 17:14:29|  分类: 战友怀旧联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在2008年7月16日的哈尔滨黑天鹅度假村的晚会上,热闹非凡的舞会把分别30多年的知青朋友聚集在一起,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多的聚会,但战友们还是尽情地跳啊,笑啊,彼此间有说不完的话题……多少年过去了,真是难得啊!

我心不在焉地徘徊在晚会现场,因为下午已经知道了马刚大哥不幸去世的噩耗,心中难以抑制地烦躁和不安,终于独自一人来到宾馆楼下的休息厅,与几个新老相识的兵团战友一起聊天。

来自天津的董卫、肖志刚、靳徳生都是本人原工程连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了,而陈铁牛、刘乐民还有来自北京的崔继光都是新认识的朋友加网友,本来知青聚会是难得的好事,但马刚大哥的意外病故让我们乐极生悲了!大家彼此相互问候着,心照不宣地避开马刚病故这样沉重的话题。

本人与新结识的战友们聊得正投机时,另一个我以前就认识的知青,大概是晚宴的酒喝高了,只见他迈着拌蒜似的碎步来到我们面前,非常不礼貌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车轱辘话似的反复对我说道:“那本《远去的旭光》书里的文章我都看了,写的根本就不怎么样!你们今天会上的发言我都听过了,讲的也根本不怎么样……”真是嗑瓜子嗑出来个臭虫――什么人(仁)都有!

开始我还耐着性子向他解释:“我们这一代人文化程度不高,是历史原因造成的,若是觉得别人的文章水平低,你自己可以写出更好的给大家看那!”

没想到这家伙嘴皮子拧得像排叉似的撇道:“我不会写,但我会看,我看的书多了,某某(一现任局级干部的知青)那里的书我全都看遍了……我真的会看!”

真是酒后吐狂言了!眼前这位原来是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你既然不会写,凭什么贬低我们知青战友的文章?你既然看不起大家的发言,凭什么参加我们知青战友的聚会?

想不到我们知青的团队中也会有这样恬不知耻的败类!你不就是有那么仨瓜俩枣的小业主吗?灌了几杯猫尿,看把你给轻狂的!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号人多余参加我们知青的聚会,那天晚上我像是吞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面对这样的无耻之徒,我只能是拂袖而去了!

今天,我们看看哈尔滨聚会时热心款待大家的诸位知青大哥:徐世恩、陈家骥、海大庆、王润武等人……再想想那个恶意中伤我们知青活动的跳梁小丑,我真不愿意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可他真让人太寒心了啊!

客观地说,我们知青这一代人,也许出不了莎士比亚、雨果和鲁迅那样的大文豪,但我们战友之间却有一颗像金子一般质朴善良的心灵,我们相互呵护慰籍,我们相互鼓励交心,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吃了多少苦?但我们多数知青没有自暴自弃,总是坚忍不拔自强不息地拼搏着……

呵呵,本人就此收笔,让那些鄙夷我们知青的小丑们见鬼去吧!

编后补充:笔者一时大意,错将阅读《远去的旭光》一书,误写成阅读网站上的文章,造成部分网友的误解,那个说酒话的知青根本不会上网,他贬低我们知青的作品我一直很气愤:“士可杀不可辱”,我们兵团战友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我们彼此之间交流的都是真人真事,写的也都是心里话,如果哪个和我们共同生活过的知青,他自己不写文章,反而阴阳怪气说三道四地去指责他人,这种另类的“高人”我们还是离他远一点好!

我现在这么说,还会有人觉得我火气大吗?咱们知青圈子内的人,如果听到他人诋毁众知青作品而一点都不生气,恐怕该是得道的“高僧”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781)|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