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沸腾的番茄农庄  

2008-12-27 19:33:29|  分类: 战友怀旧联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赴上海知青聚会散记之五

原创

 

    热闹非凡的晚宴

2008年5月2日晚,热闹非凡的晚宴将我们知青的上海聚会推向高潮。

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晚宴:如今社会发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虽然我们多数知青,如今还是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可每年各种丰盛的宴席聚会,人人都会参加很多次,但是阔别了30多年,180多名的各地知青共进晚宴,那可是非常难得了!就是当年我们一起生活的兵团岁月中,也难得这样大规模盛宴。

久别重逢的战友们频频举杯,就像当年的老歌中唱的“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儿要对您讲,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一百多颗“红心在激烈地跳动着……”与当年所不同的是,我们今天的知心话儿与热情的歌儿,不再是对着崇拜的图腾伟人,而是曾经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我们战友自己了!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晚宴上笔者与兵团战友们碰杯

战友聚会的晚宴是短暂的,而我们的分别注定是长久的,但愿我们彼此交心的战友之情,比那分别的时间更加长久!

 

    欢聚一堂的晚会

热闹的晚宴之后,晚会开始了,我们知青的上海聚会再次推向新的高潮。

先是知青战友演节目,徐达明领着众知青的林区抬木头的号子拉开晚会的序幕,接着有关琳大姐、马刚和陶建华同台演出的《沙家浜》片断“智斗”,有傅明福等四人演出的太极拳操,有义元兄夫妻共舞的《梁祝》片断,有兵团战友神采飞扬地抖动的空竹,有笔者和沈姐对唱的民歌《家在东北》,有何义元精彩的口琴独奏,有本人与小蔡同唱知青改编版的《东方之珠》,有丁丽贞等四人的女声小合唱,有陈家骥的诗朗诵《友谊是什么》,还有组委会负责人毕援朝、程正明登台的一展歌喉……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徐达明(右三)带领众人的抬木头的号子拉开了晚会序幕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关琳姐扮演阿庆嫂的唱腔功底不减当年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何义元夫妻演出的《梁祝》舞蹈节目特别抢眼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傅明福、魏润启两对夫妻表演的太极拳操技压群芳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兵团战友抖空竹的精彩瞬间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组委会的毕援朝一展歌喉

对于京剧笔者是外行,但关琳大姐演阿庆嫂唱段的音色和底蕴非常到位,唱腔功底不减当年;还有傅明福等四人演出的太极拳操,以及义元兄夫妻共舞的《梁祝》片断让诸位知青大饱眼福,受到了全场兵团战友的热烈欢迎;而笔者和沈姐对唱的民歌《家在东北》,与小蔡同唱知青改编版的《东方之珠》的两首歌,因晚会的音响设施差,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说句宽心话,我们“重在参与”了!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何义元的口琴特技演出

义元兄的口琴独奏开始了,他可是口琴大师石人望的得意门生呢!优美的旋律在晚会大厅中激扬回荡,那熟悉而怀旧的点点音符,又让许多知青沉浸在兵团岁月感慨之中了……这次口琴演出还有一个小小的“意外”:会前,义元兄一门心思地练舞,从家出来时,那自己特制的口琴竟忘记带了!已经是老板级的秦志敏,被义元兄临时抓差当了马仔,到上海市区往返100多公里取回了专业口琴,这就是我们知青中鲜为人知的战友情啊!

坦率地说,当晚的演出效果可以用“阴盛阳衰”来基本概括了,这并不奇怪,“酒逢知己千杯少”,多数演出的男知青都喝高了,哈哈,用句当年样板戏中的台词,我们男同胞的这次聚会演出是“友情为重”了。男同胞中的演出,只有陈家骥的诗朗诵《友谊是什么》有板有眼意味深长了……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陈家骥《友谊是什么》的诗朗诵意味深长

几近疯狂的舞会开始了,难以尽兴的知青战友在番茄农庄的会场上翩翩起舞,满头卷曲银发的马刚,快活地像陀螺一般旋转地刺向了舞池,这位当年扮演汉奸胡司令老兄,一把抓住北京知青小蔡的手,原宣传队的弟兄们一起喊到:“胡传魁抢人啦!”我们知青战友们像孩子一般开心地跳着、笑着、喊叫着……

让我们无法接受的是,仅仅两个月以后,曾带给大家许多欢乐的马刚大哥,竟英年早逝了……马刚大哥,你一路好走啊!

 

    不眠之夜

晚会归来,笔者和原6连的上海知青缪国青同宿一室,当年在6连我俩是酒友,黑土地的艰难岁月中我们曾一起借酒消愁,分别许多年了,我们该有多少话需要交流啊!1979年夏,本人出差路过上海,与缪兄有过一次短暂的见面,那时的缪兄是个普通车工,如今他已经是个风度翩翩的白领啦!

深夜,与缪国青的叙旧期间,得知6连的哈尔滨知青戚文博兄,今年的3月在上海意外病故了,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戚文博也是我在6连的好朋友,那时我们都友好地称其为大博,大博的去世离我们这次上海聚会仅仅相差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我又想起当年在6连知青生活的日日夜夜……

还记得70年代初,我和张水华、大博在6连看地,我们来到与4连的交界处,发现一个壮汉正在6连的地面上搂柴禾,我们一面制止,一面上前没收他的工具,没想到那壮汉双手紧握耙子,竟像铁打的金刚一样纹丝不动!我们执行公务的知青,从没遇见如此不识相的对手,大博率先挥拳打了那个壮汉,那壮汉竟毫无惧色地挥拳反击,眼看我们知青要吃亏了,我猛的从身后抱住壮汉的后腰,将其摔倒在地并骑在他身上,大博和水华上前几脚就将壮汉踢了个满脸花!壮汉服软了,乖乖地被我们带回了6连的连部。事后得知,此人原来是4连出名倔强的铁匠霍大侠。团里的处理结果让我们十分意外:我们一起执行公务的大博,竟为此事背上了一个处分。冤枉啊!互殴固然不对,但不能责罚他一个人呀?不是为了维护本连的利益,我们怎么可能与其动手呢?唉……

沸腾的番茄农庄 - 无眠月 - 冬天来了……

左起:缪国青、孙家音(戚文博之妻)、笔者、刘小敏

白天,开屏的孔雀好像在展示我们逝去的青春岁月;夜晚,哀鸣的孔雀又好像在诉说我们每一个知青的坎坷人生。5月的番茄农庄之夜让我失眠了:有久别重逢战友聚会的激动,有对蹉跎往事的忿忿不平,还有那孔雀发出的凄厉哀号让我的感慨万分……

这是一个百感交集而又难忘的不眠之夜啊!

 

(待续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688)|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