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关于姚政委文章的网友争议  

2008-12-07 13:40:15|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前言上海知青童玉书先生写过一篇文章《我记忆中的姚政委》,不少网友与本人联系想看到这篇文章和评论,为了满足众多网友的关心,本人现将部分网友评论整理摘抄汇编后,连同《我记忆中的姚政委》原文,重新在“边字508”和“知青小院”两个网站发表,也希望各位熟悉姚政委的广大知青朋友,继续发表客观的见解和评论,敬请大家注意文明用语!

 

北京网友:2008.3.23  说实话,姚如确实是个记忆超常的“才子”,但我们大部分知青都非常反感这位趾高气昂的家伙!我们草根一族谈论团领导话题最多的就是:有这样一个登徒子首长,经常到各连队视察,看见漂亮姐就挖走到团部工作,人心都让他搅和散了!

 

童玉书 2008.3.23小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要求全“责备”吗。 

 

北京网友:2008.3.23  没有求全责备的意思,不过是调侃而已! 但说心里话,当年美女都调往团部了, 团直机关倒赏心悦目了, 那农工连队的知青谁还有心思好好干下去呀?

 

郭新亚:对姚政委,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到我们六连做报告。 忘记当时他说的什么了, 也没搞清是他讲的话内容我不太关心, 还是那时劳累了一天的我又累又困。当政委还在很自信地,有滋有味地进行着他的讲演时,我的脑袋却开始越来越糊涂了,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模糊起来。忽然,嗵的一声,我就一头栽到政委的报告桌子下面,引起哄堂大笑。近四十年过去了,现在说起来还有点不好意思啦! 

郭新亚代他的同学,战友留言。

 

北京网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劳累了一天,谁有心思听他们的陈词滥调。你以为首长真有什么要事可讲吗?他那是火力侦察呢!工程连组建机炮连后都是男战士,首长也就再也不光顾啦!

 

网易博友114:难得您(编者按:这里是指原文作者)能在几十年后回忆得如此详细,那内容很狗屁。

 

毕援朝:有话尽管说,许多人有同样的看法也不奇怪,有意见也可管发表。只是不要攻击任何人,相互的尊重是战友们之间起码应该遵守的规则。留下这种不礼貌的言辞,只能说明你不同意作者的观点和自己的修练还不到家。同样表示异议可以选择方法很多,为何要用漫骂这种最不体面的办法呢? 

作为圈子的管理员,看到这种现象真是百感交集: 

1、大家有了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的空间了,讲出了许多过去不敢讲的话。可是自己敢讲话了,也要给别的讲话的人留下一点宽松的空间啊。不合自己的意思,就谩骂(诸如称别人的言论为“狗屁”),别人还敢讲话吗?; 

2、如何正确地讲话(并不是指“讲正确的话”)还有一个逐渐修炼和适应的过程; 

3、应该允许有不同的意见,即便是自己不同意的意见,对发表意见的人也应该尊重。凡事一不合自己的心意,就出口伤人,实为受过下乡锻炼和有一定人生阅历的兵团战友们所不取; 

4、…… (编者按:原文如此)

5、不想让“旭光52团”这个圈子里出现太多的不文明现象,还要靠圈友们共同努力; 

6、看来民主的实现真是不容易啊!

 

关琳:同意老毕的意见!对人对事有不同看法尽可以发表自己观点甚至争论。但应该注意措词。

完全支持老毕的意见!建立一个网站不容易,大家要爱护、珍惜自己的园地,我认为不同意见的发表是正常的,但反对以漫骂和侮辱人格的语言对待不同意见的文章。人与人之间应有起码的尊重,更何况是我们的战友呢。

 

郭新亚:老毕,冯兄,关嫂等都说了不少,我觉得还应加上一条,什么事要摆事实,讲道理。谩骂说明不了任何问题。谩骂能说明什么?我这里就不想多说了。我在咱们的留板块上写了一段有关“鸟鸣”的看法,只是对不同鸟语在一起鸣叫时的看法,但如果有些声音已超出了鸟语的范围,那我说什么好呢?不说了吧,大家自重吧。

正是我看到,感到有些战友在那段年月,又不止那段年月,蒙冤受屈了,才促使我写了《谁能告诉我》这一短文,本想借此文使这些战友心情平静一些,但我的家人看过后说:太沉重了,看了叫人吃不下饭去。

咳!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网友45:这么多年过去了,姚如是个什么鸟,52团的知青都清楚。说他是才子加流氓应该算是客气的,所谓事实大家心里都有数,朋友们议论到今天,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姚如好话的,足以见得这位首长的为人之低下,建议作者将文章中的照片摘除,我们文明网站的朋友们再不愿看到这个小丑。

 

程正明: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是人就有优缺点,连圣人都如此,更何况常人呢(当然包括军人)? 

不同经历,不同视角,看同一个人的某一面会有不同的结论,这是由于客观条件的不同引起的,不以为怪。但语言应文明。 

 

毕援朝:想一想盲人摸象的故事,那可是我们在小学里就学过的一侧寓言啊! 

草原尚且百花齐放,森林也有百鸟争鸣,我们这里呢?“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自然界里的动物如此,作为万灵之首的人类,更应该相互尊重,为他人保留一点“击长空、翔浅底”的自由嘛! 

百花的色彩姹紫嫣红:红花、白花、蓝花、紫花竞相开放(当然也有野草、杂草甚至毒草),草原方为之美丽;百鸟的鸣叫声百啭回肠:百灵的轻盈、画眉的婉转、布谷的悠扬、黄鹂的灵动在森林中共存(当然也有老鸹的噪杂、猫头鹰的凄厉甚至秃鹫无声的凶狠),森林方为之生机勃勃。 

我想这也算是一种生态平衡吧。和谐的生态构建了自然的平衡,同样和谐的人际关系也可以构建社会的平衡。创造宽松的气氛尊重他人的言论,既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更是对我们这“圈子”里的“生态环境”的爱护和尊重。 

人为地扬此抑彼,造成对环境破坏的这类教训,自然界屡见不鲜,人类社会也时有所闻。诸如澳大利亚人从英国带去的12只兔子,糟蹋了那里广袤的草原;内蒙古的过度放牧,使鼠害成灾;法国大革命时的雅各宾党人推崇的“红色恐怖”最终使他们自己也人头落地;更不用讲我们国家的那场文化大革命了。

 

hewilliam6: 呵呵,阅读原文与留言, 阵营好生分明, 真个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仔细看看原文内容,“搜肠刮肚”“殚精竭虑”都是在为当时的空头政治加油添醋。反修、备战?先祖曾肉麻地称新沙皇斯大林为“父亲”,为了意识形态之争,又与“苏修”闹翻。后来干脆梦想起当世界革命领袖来了。 我们无知青年差点当了炮灰。“一将成名千骨枯”, 历史总算慈悲, 放过了我们一马。回想起被耍弄糟践的青春, 只有痛心不已。实在不该再如此“嗜痂成癖”。  

每每回想起自己也曾愚昧地当过魔障的忠实吹鼓手,当过“紧跟派”、“红卫兵”,或轻或重地伤害到无辜的老师同学朋友,真觉得自己羞愧难当。别人可以大度不计, 自己却决不能不深刻反思反省。 

我们“唇齿相依”的东邻丐帮兄弟, 不是还在饿着肚皮,打出“全世界人民都羡慕我们”“xxx是全世界的红太阳”的旗号与横幅吗?可笑吗?那就是我们昨日的翻版啊!追悔已然无济于事, 唯有反思中,一定要把那些血与火的教训告知于下一代。这就是巴金提出要建立文革历史博物馆的主旨吧?不记打的中国人, 实在不该让后代重蹈覆辙啦。 

当我又听到有人激情满怀唱起“太阳最红,xxx最亲”的时候, 当我看到老校友还在怀念为显然谬误的空头政治而辛苦劳作的旧事的时候,特别是看到那张刺目照片里那个依旧洋洋自得的兵痞的时候,我在吃饱了饭后,终于 还是忍不住污言秽语了一番。 

老毕关照得对, 对事不对人!我与童头63年起就是难兄难弟啦!文革伊始, 我俩莫名其妙地成了学校党总支首先要采取组织措施的两个运动的枪靶子。       O(∩_∩)o...哈哈!

 

阿庆嫂:网站中回忆旧事的文章颇多,对往事反思的甚少,为何单单对此文提出要求反思的高要求?此文点击率、留言高居榜首,是因为姚如政委是大家都认识而且对他颇有争议的缘故。对姚的评价各人可以不同,我本人对姚的工作作风看法也并不好,也曾到团部因7连工宣队的“左”与他有过面对面拍桌子大吵的激烈场面;也曾当面问他:“你让我们扎根边疆,你自己的家属为什么不来?”曾经也恨过他。但成家在双山后,姚也曾到我家来吃过饭,我也以礼相待。现在年龄大了对往事的思考也比较理智些。我觉得他身上有优点也有缺点,和我们一样,也做过错事。大家都是离家别亲到边疆去的天涯沦落人,有什么仇恨不能释怀呢?童玉书的文章也并没有把他说得十全十美,只不过写了当年印象深刻的几件事,其中有好有坏,我看了没觉得有什么偏袒之意。当然每个人对他的看法不会相同,但是我主张不要把一个人看死。

 

zhangpeiwei.vivi:一个人如果被众人褒贬不一,恰好说明此人是有些价值的。我同意战友马彦平的观点“人无完人”。有过坎坷经历的战友,应该能够心平气和地对人对己。

 

网易博友122:   一直想看这些谈及"姚政委"的文章和议论,因为他是我们最早认识的解放军团首长。 

大家都有对他的认识和看法,确实无法统一,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在兵团时地位不一,看到他的表现面也不同,评价必然不同。 

我不认为他坏的象“兵痞”,但我也不同意他是什么“才子”。他离我想象中解放军团首长差远了! 

他是那么主观,凭他的看法决定着每个知青命运。记得一次我从外走进宿舍,他已坐在我们上海女知青的房里,她们正拿着笔记本记录着他嘴巴随意讲出的每一个词,我为不打扰大家(不然我将爬炕上找本),就随即坐下,静听他的讲话。不久他对着我说:“XXX,你怎么不记啊?”我当时十分反感,我想:“这又不是毛主席语录,为什么一定要记啊?!”我的倔强使我毫无动静。现在想来我一定给他留下了“坏影响”。组建连队时,当大家选我当副连长,报团部后就是通不过,从上到下,从下而上几次,到连队组建前三天,我还是被队里当做副连长在工作,直到团部来人在食堂宣布干部名单的那天,我还不知道呢!当时,我正陪着我校一位积极要求来这里的知青,因为他将不算“兵团站士”,我怕他难受,特意留下了。哈哈,我是最后才知道自已不是什么“副连长”,不过我还是当了三天的“预备副连长”!没人陪我。。。。。。    

他管理团部松散,致使52团有无法无天、无视生命打死知青者、有贪污的团长和家属、有参谋们随意拿着“一信封一信封”的真子弹到处白天打“狍子”者、有一到连队就要吃“四菜一汤的参谋长等等。 

他作风随意,每下连队十分喜欢到女知青宿舍聊天,有时还躺着。。。。。。 

作为全团最高政治上的把关者,他尽管受当时政治的影响,但人自己有本性,有自己道德观念,他的这一切必然让我们做一般”战士“者感到不满,因为我们不是他身边“人”,看不到他脱下“军大衣”后的“温情”。。。。。。

 

网易博友:这里颇有些文化大革命的气息,红卫兵的老传统仍在发扬光大。看来这位乡下来的经过战争年代的老兵痞想领导这些从大北京,大上海来的见过市面有知识的革命青年着实有难度。更有甚者,和三十年前的老上级照张相还有说辞,不是说中国都改革开放了很多年了吗。不懂。

 

网易博友:写的不错,我顶。在众多的批判中也没批出什么大问题吗,比起现在那些县太爷们,随便一个都有几百万的豪宅,你一点脾气都没有。要不就是现在大家都遇上贤明的好领导了,顾尔一比吓一跳。更有那位知青的美眉,孰不知知青哥哥姐姐都是从糙地回来的,要说粗话还是有一拼的,只是不愿有辱高科技的网站,和先祖们创造的文字而已。

 

网易博友234(黑龙江 哈尔滨):洞兄,观此文颇似己感。那时我也写,只是接触的只是股长。一写就是招待所半个月,好吃好喝,材料在连队已写完,在团部只是玩。一事一议,结合现实,落到阶级斗争完事。新的套老的全是应付。

我也赞同毕的观点(看过“远去”对此兄颇有了解)。刚入学“土八路”和曹希柱争论文革,问我,只说“乃一荒唐事件”,众人愕然。巴金提议乃国人心声。这笔帐早晚会算,历史抹杀不了。

 

渝州书生  我认真地看了老大哥、老大姐们的有关议论以及原文,感触颇多,特在此说说我个人的一点想法。我想,所有的议论都有正确的方面,只是不够全面。其实,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畸形政治下的产物,即使人性也在那个时代被扭曲了。“谁之错?”这个问题早有人提出过。我们都无法改变时代,任何个人都只能拘泥于时代的大框架下。因此这“谁之错”问题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我想,假如我们都这样认识了,那任何个人之间的恩怨也就可以释然了。顺祝黑龙江兵团的战友们吉祥安康! 

       无眠月 回复 渝州书生  关于姚政委文章的网友争议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其实相关争论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当初网络刚刚把分别多年的各地战友召集起来,大家还能够畅所欲言地讲出“心里话”,如今大家都磨合的差不多了,便像鸠山的台词那样“只叙友情,不谈政治”了!呵呵,谢谢云南战友的点评与关注!关于姚政委文章的网友争议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附录原文:《我记忆中的姚政委》 ――童玉书

到黑龙江去,我们中很多人是冲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中的“解放军”三个字而去的。在兵团组建后的几年里,现役军人对兵团的建设、对知青的影响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尤其是兵团提拔使用了大批知青干部、建立各级学校、开展各类文化活动,进行各类技术、技能培训,对知青当年的教育和成长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69年9、10月间,我从十连调到团宣传股任宣传干事。到团机关的第二天就跟随姚如政委到三连蹲点搞战备教育。能在现役军人、团首长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我感到很高兴,但又有点担心。高兴的是能够学习到“军人”作风,担心的是怕做不好工作挨批评。当时,姚政委给人的印象是高大威严,不拘言笑。他有一张严肃的脸,常常训人。我就看到他当着大家的面训斥过一些军风纪不整的现役军人。我也听说过,他到52团的第一天,因为大瞎刘为他接风多炒了几个菜而被罚围着团部办公室跑十圈的故事。到三连后,姚政委和我们一起讨论如何结合当时形势开展连队的战备教育。当时“珍宝岛”事件发生不久,中苏边界形势异常紧张,姚政委说为了克服部分群众的麻痹思想,才决定搞这次战备教育。然后他又召集了连队干部和骨干会议,布置了整个战备教育的计划。至于当时怎么搞的教育,现在已经忘记了,只记得晚上有时会开得很晚,常常开到下半夜。为了提高大家的战备思想,姚政委亲自给大家上形势课,还组织了军事训练。为了不影响生产,战备教育搞了一个多月才结束。教育结束后,在姚政委的指导下,我写出了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份总结材料。总结材料以团党委的名义下发到各连队并上报五师及兵团党委。五师及兵团党委又将总结材料以文件形式下发到各师、团,要求大家学习。后来,我又将总结材料改写成新闻报道稿投到《兵团战士报》,也被采用发表了。看到自己写的文章被印成文件下发,在报纸上发表,我心里很高兴,也踏实了一点。我虽然在学校时喜欢语文,但写如此既有工作经验总结,又带有一定理论分析的文章还是第一次。这离不开姚政委的身传言教。搞教育、写总结在当年必然会带有浓厚的时代色彩,可是姚政委那种对形势的敏锐嗅觉、对群众思想的准确把握、对教育的有的放矢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三连战备教育结束后,我和姚政委在工作上的接触越来越频繁。要我写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总结材料到大会报告、从会议发言到草拟会议标语口号。那时写文章有一句话:“小报抄大报,大报抄‘梁效’”,我也不能例外。但我不愿意完全照搬照抄,喜欢用不同的语言来表达。有一年春天,团里召开干部大会,姚政委要我拟四句口号贴在会场周围。我对“红旗飘”、“风雷动”等已经感到厌烦,就另想了四句,前两句记不清了,后两句好像是“勤绘旭光山河,喜看满园春色。”现在看来这两句话再普通不过,但那时还是蛮新鲜的。尤其把它作为口号挂在会场上更加引人注目。难怪三十八年后,前几天我在北京和孙青、李宁一起聊天,孙青还问起“喜看满园春色”是谁写的?当时作为团里最高政工长官的姚政委审查时,也觉得不错,可见他当时的思想还是蛮开放的。

写文章尤其是写大会的报告很“苦”,有时要搜肠刮肚,殚精竭虑。大概是1971年冬天,团党代会就要召开了,突然说团党委的工作报告要推倒重写。我接到任务时离开会只有三、四天时间。没办法,只有打夜班连轴转。首先我列席了党委会,听取党委委员们对报告的意见、要求和总体设想,特别是姚政委的意见。他每次都要求报告要有新观点、新思路、新高度。为了这“三新”就讨论了一天。然后就开始流水作业:由我先写草稿,写完一张就由字迹清秀的苗懿德誊写一张,小苗腾写完后送姚政委修改定稿,再交打字员杨悦琴打字油印,最后发动大家一起装订。第一天进度正常,第二天晚上我的脑子钝了,到了半夜2、3点眼睛也睁不开了。这时姚政委来到宣传股办公室,扔给我一支烟说:“抽一支,抽一支就不困了。”他知道我从不抽烟,这是在引诱我。我想试试,可最终还是摇摇头。我懵懵懂懂地回到宿舍,用凉水洗了把脸,顿时一股冰凉刺骨的感觉传遍全身。人清醒过来后,我又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写报告。总算赶在大会开始前把工作报告打印装订完毕,发到每个代表手中。我这才回到宿舍大睡一觉。我为及时完成任务而轻松,更为抵挡住了姚政委那支烟的诱惑而得意。因为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有念头想尝试香烟的味道。

姚政委虽然主管政治工作,但也经常抓生产。有一年的春播,团里规定在某月某日前各连必须完成小麦播种任务。到了这一天的24点,姚政委带了司令部、政治处的一帮参谋、干事到各连检查。我也被从热呼呼的被窝里叫了起来,爬上了冰凉的卡车。每到一个连队,姚政委不到连部,而是让卡车直接开到麦地里,下车后拨开表土,查看麦子播了没有。一连、六连、四连都按时完成了播种任务,最后来到了三连的麦地,发现没有完成播种任务。姚政委这下可火了,他让卡车到三连去立刻把连长叫来。当三连连长李成喜来到麦地时,已经是下半夜两、三点了。姚政委看着李连长厉声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今天是*月*号”李连长答。“今天是什么日子?”李连长有些蒙,没答上来。姚政委见此状,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把李连长训了一通。不知是吓得还是冷得,李连长站在那里直打哆嗦。“完不成任务,就不用当连长了!”姚政委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转身就走了。后来,听说三连指导员刘子忠找到政委说情,并承担了一部分责任,姚政委才收回了成命。这件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一方面不太理解姚政委当时的做法,另一方面却想,这就是部队作风、军人应当以执行命令为天责。自己原来是冲着这“兵”字到兵团来的,现在感觉这“兵”也不是好当的。后来,我还从这件事中总结出两条工作方法,这就是:一、工作要有布置有检查。二、检查出问题要及时处理。这两条看似简单,但正真做好要有毅力。后来回上海在单位担负一定领导责任后就努力按照这两条办事,每次会议要尽力做到“议而有决,决而有行,行而有查,查而有结(果)”。当然,我不会轻易地去处罚一个人,但是会严肃批评,让犯错误的人有机会去改正错误。这就是我在兵团从杜少坤连长、蒋景学指导员两位地方干部身上学到的另一种工作方法。

近四十年过去了,回想起来,姚如政委是我在兵团接触最多的现役干部,印象也最深。他常常训人,训过我吗?肯定训过。但是具体的事,我记不起来了。留在记忆中的只是以上这些零星琐碎的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