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2008-04-20 16:51:15|  分类: 北京崇文小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校友联谊会之续篇

 

在广州经商多年的拉维同学要来北京聚会了!4月中旬的周六正午时分,崇文小学66届1班的20多位师生,兴冲冲地聚集在南三环外的一家餐馆的包间里,急切地等待着拉维同学的到来。

我们班是个命运多舛的班集体,40多年来,4位授课的老师和9位同班的学生不幸过世(见本文备注),这在本校应该算是情殇之最了;我们班又是个团结友爱的班集体,每个人得知拉维同学来京聚会的消息,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聚会的邀请。李爱平同学王小平同学都临时变更了探望家中老母的时间,公司繁忙的王建新同学也及时调整了业务洽谈的时间,大家都早早地来到约定地点,恭候这位阔别已久的外籍同学。

在拉维同学到来之前,同学和老师们聊起了学校往事和家常,杨家龙老师乐呵呵地对本人玩笑道:“安富强‘恨’了我好几十年了”。那是因为我迟交试卷被判不及格的往事,我答非所问地调侃道,“老师您当年说得顺口溜我可还记着呢:平时不用功,考试找老兄,老兄不理,急得削铅笔!”众师生一同开怀地笑了起来。

同学们又回忆起我们低年级时的班主任宋淑琴老师,在她生病时给大家提出的思考题“人活着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看到宋老师一脸困惑茫然的样子,马上有人告诉老师是“劳动”!宋老师欣慰地笑了。与此同时,我倒想起了幼儿园阿姨讲的童话故事:一个弱小的探险勇士,在强大的吃人魔王面前,最后一次回答魔王提问时,也是用了相同的答案,使其战胜了魔王,顺利地闯关成功……

同学们与教音乐图画的温树林老师聊起来的话题最多:配合当年国际形势,温老师教我们画古巴国旗;还教我们画盘长图案,画艺术字……我眼前浮现的,一会儿是一个攥紧反帝大拳头的画面;一会儿又是在音乐课堂上,本人单独试唱新学的歌曲“太阳出来了,和风吹来了,小鸟声声叫,早晨多么好……”虽然我还清晰地记得儿时的早晨歌曲,但我们今天的生活已经开始步入黄昏了。

我们同学之间的差异也是很大的了:王圆圆同学当奶奶已经两年了,孟力同学也当姥姥了,可许一年同学几年前在东欧娶了个华人的小媳妇,他的女儿才刚5岁,真不知道那几个学龄前儿童凑在一起时,辈分该怎么论了?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前排左起:王建新、宋淑琴、温树林、杨家龙、盛强;中排左起:王圆圆、孟力、李爱平、王东升、张江鸣、周建中、张镰斧;后排左起:邵建平、梁修修、许一年、安富强、拉维、周英、郑扬、王小平、陈娅丽。

大家正聊得起劲儿的时候,拉维同学来到了餐厅包间里,彼此友好地寒暄之后,我们二十多人挤在包间的一侧合影,半数以上的师生与拉维同学有40多年没见面了,其亲热友好的气氛可想而知了。酒宴本是拉维的胞弟沙尔玛召集的,并一再承诺他来买单。我们当然不会拒绝这难得一见的同学聚会之美意,但我们采纳了郑扬同学提出AA制的建议,并稍有了改进:那就是老师的钱我们不能收,生活困难同学的钱也不能收,沙尔玛老弟被我们的真诚所感动了。

就餐前温老师画龙点睛地说道:“我们这次与拉维同学的成功聚会,是一个月前校友联谊会的续篇!”并告诉拉维同学,餐后我们要与他一同参观新址的崇文小学,师生们用热烈的掌声,对拉维同学的光临表示了真诚的欢迎。

推杯换盏之际,我们才明白拉维同学来信中“真正的生活开始才十多年”的含义:原来我们这位印裔同学的确切国籍是新加坡,当我们知青下乡已经从边疆回城之后,当我们在短波中听到马来亚革命之声的广播时,我们的拉维同学,还是一名切格瓦拉式的游击队员,在东南亚的热带雨林中与政府军周旋,那种风餐露宿野食果腹的艰难岁月滋味,又岂是三言两语的酒话讲得清楚的?好在十多年前游击队与政府军达成停火协议,年届不惑之龄的拉维同学才开始了真正的生活……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拉维(左4)与师生举杯同庆

拉维同学起身与众师生进酒,我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位与我身高相差无几的老同学,那个当年比我矮了一头,嘴中念快板书一样喊着“比亚布特!比亚布特!比亚、比亚、比亚布特!”(一泰国同学名字)的快活男孩不见了,眼前是一位精通华语、英语、马来语和印度泰米尔语的外籍老板,想不到他吃的苦比我们中国知青还要多,时间还要长!不知当年的拉维同学在热带雨林中躲过了几次不测?想起来真让人后怕!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前排左四:拉维、柯红冈(英籍)沙尔玛在新加坡拉维家中合影

在酒宴中我提到了崇文小学的校友网,我带有几分歉意地对拉维同学说,自己错把拉维的弟弟沙尔玛当成他的儿子了,拉维兄弟俩与众师生一起笑了起来。本人戏称与我密切合作的同学郑扬、王小平和许一年为“四人帮”,并戏称校友网站为六一网,那是因为上万次点击率的网上文章,几乎都出自我们66届1班同学之手,这虽然是我们班同学的骄傲,但我还是有点困惑了:那么多的师生校友都喜爱崇文小学,为什么不投稿给我们校友会网站呢?

周建中同学对本人当年在学校里,无意损害了他笛子一事耿耿于怀,数年前我就道过歉了,可是他今天还是不依不饶,没办法,覆水难收啦!其实我们在学校就是亲密的合作伙伴,我们俩合作的三句半《越南人民打得好》上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少儿节目,今天我居然还背上了一段:“美帝国主义来招兵,招了半天没人应,急得他去满街找,白跑”!在座的盛强同学频频点头,那是因为当年上中央电台朗诵的四人之一就有他。接着,我带有三分酒意模仿周建中当年唱歌的样子:双手抱胸按住歌本,用脑袋左右摇晃来打拍子地唱歌,逗得在座的同学们哈哈大笑。

酒宴中我一直想问问王小平同学:当年在学校举止斯文的他,在朗诵革命烈士诗抄时,为什么几次选题,都要怒目圆睁地呼喊那首“贼子们,睁开眼睛看爷爷”的诗?到底是革命烈士在骂反动派?还是小平在拐弯抹角地讥讽他内心有意见的某些同学?不知怎么阴差阳错地竟忘了问他了,大概是我醉了,至少是我心里早已经醉了……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喜笑颜开的师生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拉维同学与师生校友一同参观新址母校崇文小学

 

备注:不幸过世的有:教算术的韩元光、梁春和老师,教体育的宋宗宇老师,教音乐的洪宝光老师;以及王幼文、韩启、李五一、周改平、吕连连、王何迟、鲍希和、曾令广、舒友汉九名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1868)|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