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同龄人漫谈知青的理想、激情与怀旧  

2008-06-05 16:09:25|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首先声明我不是哲人,只能谈一个普通知青思想中浅显的认知。

海客甲在《远去的旭光》读后感中这样写:明明看到,有人廉颇未老,至今仍然在释放当年的“豪情”。我真的不解,如果说那场运动在当年属于“主旋律”,现在它早已不是了啊。连运动的发动者都已经不需要它了,为什么还有人需要它?难道理想和激情,不需要依附于理性和思考吗?

看了海客甲语重心长的评论,我也谈谈一些个人的想法。全国的知青下乡运动,毫无疑问是文革动乱所造成的后遗症,几千万知识少得可怜的城市青年无法解决就业问题,下农村与本来生活就很清苦的农民兄弟争口粮,不能说这不是时代的悲剧。客观地说,当年真正为了实现某种理想而下乡的知青,大概不能算是主流。

但从另一个侧面看,这也是一场特殊的“卫国战争”,在那个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如果我们留在城市固然少吃一些苦,可我们留在城里就能有什么作为吗?况且国家当时解决不了这么庞大数量的就业人员,确实是面临着经济崩溃的边缘。另外,我个人认为,年青人吃点苦不是坏事,如果现在的独生子女能到农村磨练一下,不少人可能就改掉那一身子的坏毛病了。

我们这一代人在和平环境的国度里全员下乡,确实是做出了空前绝后的巨大牺牲。和城市生活相比起来,农村的生活当然是艰苦和乏味的,在那恶劣的生存环境中能填饱肚子都很难,再谈什么理想恐怕有些太奢侈了,那时很多知青的最大“理想”,就是尽快离开农村,这个自己完全不适应的生活环境,而真的回城以后应该做些什么,多数人的心里根本就是一片空白。

在农村这种相对艰苦的环境中生活,更能暴露出人的缺点和弱点,也更能磨练每个人的意志。我们这一代人,被那特定的年代无情地耽误了宝贵青春达数年之久,有的时间更长!可有不少知青回城以后,迎头赶上新时代的潮流,虽然这样的知青是少数,但我们理应为他们不懈努力的成功而真心地鼓掌!我们更应该看到,多数知青回城以后的生活并不如意,我们的青春被耽误了,该努力的时机又错过了,如今像黛玉葬花那样伤感也是徒劳无益的呵。

从古到今,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真正为理想而生活和奋斗的呢?他们的理想与现实又发生了多大的偏差呢?但是我们今天即便不奢谈空泛的理想,也应该乐观积极地面对生活呵。不管我们怎样走过了自己的大半生,还是应该乐观地反思过去,正视现在,笑迎未来。如果说乐观的心态需要激情来润滑勃发的话,那么我们知青之间的共同怀旧,就能让更多的新老朋友了解过去,能让我们当年的战友今天更加团结,能让我们现在的精神生活更加充实,能促进我们健康快乐地生活每一天……

如果怀旧只能让我们柔肠寸断悲天悯人地伤感的话,我们还不如像郑燮老先生那样难得糊涂的好!

 

同龄人漫谈知青的理想、激情与怀旧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北京Yangyong同意你的观点,我们在这里回忆过去,不是光说痛苦,为了伤感,是重新连起年轻时的友谊,彼此的误会可以消除,相互的牵挂可以了却,多年不见的朋友可以在这里相逢,找不到的战友通过网友们努力知道了近况,虽然决大多数战友回城后事业 并不顺利家庭也不幸福,能够走到今天和那几年的磨练分不开。 我们已经走过风风雨雨,到了怀旧的年龄,有健康的身体,正常的思维,我们不会放大痛苦,我们能正视历史。  

笔者回复这位朋友说得真让人感动!我们6连也有个哈尔滨知青叫杨勇,他父亲是个名医,看到你的留名我还真想他!希望早日看到你的博客! 

北京马京章:“难得糊涂”好。 

北京海客甲富强同学我来拜读了。我觉得写得好,心平气和,思考全面,立论公允,态度积极。呵呵,我话里可能有调侃,但是心里绝无反感,你文中的一些话,值得多琢磨一下。 

笔者回复谢谢老同学点评!也希望你的读后感像日本“阿信”连续剧那样日日翻新!承蒙老同学的谬奖和错爱,与同龄人在网上的交流和思考,不论是凄美的还是苍凉的,都能带给我们心灵的净化和感情的升华…… 

杭州wenyingniao:大哥说的基本是不错的,但我认为怀旧情节的出现更多的原因是社会心理失衡。改革开放加大了贫富差距,社会两极分化:一边是挥金如土的阔老阶层,一边是穷的拣菜叶生活的贫民。有钱的可以展望未来,没钱的只能回首过去——那时候他们有青春,有激情,生活不富裕思想却从没有过贫困。所以,回首往事只不过是抒发对现实的不满。请不要指责或苛求这些可怜的人们好吗?想想看,除了怀旧,他们还有什么? 

博友156欣赏此评论。言语中有正义和善良。 

笔者回复谢谢两位热心朋友的点评!希望能看到更多知青和同龄人的感言,你们的心声最有发言权! 

翡翠农民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心里总有许多感想。 

晚风知青年代,收获了丰富的人生历练、一段难忘的记忆,但失去的,更多…… 

北京村姑乔治亚(按:已故)“如果怀旧只能让我们柔肠寸断悲天悯人地伤感的话,我们还不如像郑燮老先生那样难得糊涂的好!”——有道理,虽然偶没当过知青。(不知道这话会不会惹海兄不高兴,好怕耶……) 

笔者回复你也是历练江湖的大姐大了,你怕过谁呀? 

北京zyzytr曾参说:“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安兄,君子也。 

上海刘小敏不想对那段上山下乡的历史发表评论,因为历史已经作了最好的回答!我当年是在那个伟人“上山下乡”的最高指示发表后,不得已去的农村,没有抱负,没有理想,有的只是漫长的等待!终于在一场重病后,退回了上海。就是这段历史,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我不悲天悯人,因为我目前过得还行!但那些在黑土地上死去的,回城后下岗的,生病的,生活拮据的……又该怎么说呢? 

笔者回复谢谢刘姐热心点评!你的心态让老弟敬佩!!你的近况让老弟欣慰!!!祝福你和所有的知青朋友!!!! 

上海范中当年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下乡知青”。当年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历史称谓,那就是“老三届”。一场莫名其妙的运动,一场“上山下乡”的最高指示,使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最可贵的年华,最亮丽的青春,都无条件地“扔”在了这个叫“农村”叫“边疆”的土地上,有时回想起来,会感到一阵阵的心痛。

但那个年代经历的磨难和艰辛,也锻炼了我们,使我们意志坚强,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我们留在心中的“知青情结”,是蕴藏在脑海中最宝贵的东西,不能轻易淡漠丢弃了。带着“怀旧”的情绪去多回忆过去的生活,会更珍惜现在的生活,会更乐观的对待向往今后的生活,毕竟我们现在的生活,比当年那时候的生活,要好得多!

小安的文章写得非常好,值得细读和多琢磨,多回味。 

笔者回复谢谢范兄的热心点评,咱们同龄人多数心里都有一本XL账,交流起来大有“相逢何必曾相识”的亲切感啦!问仇姐好,祝你们夫妻白头偕老! 

北京胡柯有理想是对的,旧是要怀的,激情重于悲情,真正难得的糊涂更高。 

笔者回复有点高深,慢慢理解吧!谢谢兵团战友的到访和点评! 

大漠孤烟上山下乡的那段经历,对我们来说,是心中一块永远的痛!

除非是傻瓜,谁都是逼迫而已下乡的。农村是什么样,边疆是什么样,没见过,还没听说过吗?经历过的人都应该记得,知青离城时车站上送别的场景吧。想到父母不舍的眼泪,此刻的我,心里还是酸酸的。

下乡不是去锻炼,那是看不见尽头的人生之旅!谁愿意把自己的生命抛洒在荒凉的土地上?请闭起眼睛想像一下,假如你还在农村,今日的你是什么样?写到这里,我不由地揪起了心,好可怕的场景啊!

回城后,我经常梦到自己又回到那种生活中,又遇到过去的战友,每次,总是从睡梦中哭醒。醒来后暗自庆幸,那仅仅是个梦而已。

我们是不是遗忘得太快?我们似乎忘了自己曾经遭受的痛苦,我们似乎忘了那些惨遭蹂躏的姐妹,我们似乎忘了那些客死它乡的亡灵!有人把苦难当美好来回味,那是对我们青春的亵渎!

放在中国历史的大背景上看,上山下乡运动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件。但是,缩小到我们这一些人的人生来说,则又是不得了的大事。所以,我们不必在意上辈们和下辈们、还有那些没有同样经历的同辈们对我们的评价。对他们而言,没有感同身受。而我们自己则应该记住这个大事,记住那些千千万万一起吃过苦的战友们,给他们以帮助和支持,让我们在剩下的人生路上一同走好!  

崔蕴强 2008.6.9  

笔者回复谢谢这位朋友的热心点评,希望有机会看到你的知青怀旧文章! 

博友251上山下乡这段经历,对我来说确实是一段“心痛”的历史。 但是,不知为什么在我与人交流中常常会说:“我们那黑龙江……”,凡事要拿“它”出来比。是啊,那段生活毕竟占据了我最美好时代很久很久!

不过这里,我想补充的是:在下乡队伍中并非都是“被迫”去的,我们学校就有很多人是积极要求去的,包括我(我还是因独留返沪的呢?)。那年代年轻人受的教育是“以国家事业为己任”,哪里还怕什么“艰苦”?想法单纯,报效祖国的思想第一。满脑子是“到边疆去,到农村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不是吗?

现在我说起这种“精神”时,却常常笑称为:“那时有点‘十三点’”。哈哈!长久以来,我一直想,我们的下一代还要不要发扬这种‘十三点’精神了?5.12大地震我看到了这种精神!

每每看到那些志愿者们争着为灾区服务,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在那镜头的深处仿佛看到了我们当年“积极争取要去黑龙江那种精神”,心很痛。新时代的志愿者们能在当今“物质刺激”如此盛行之时,面对没有金钱、没有荣誉,只有生命危险的时刻,如此激流勇进,他们比我们当年更勇敢、更坚强,祖国需要这种精神!

希望爱护这种精神,发扬这种精神,让这种精神离名利地位越远越好…… 

北京博友136我比较赞同251的话,大多数人都不是被逼迫的,还应该说是满腔热情的,当时的大形势就是这样的...到农村去.到边疆去.……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哎,哪里艰苦哪安家……艰苦是肯定的,但不是悲苦……

“知青”是历史的一页,大概我们都没有能力来评价,但下岗,生病,在拮裾的生活状态中挣扎的人,并不局限于知青,就是没下乡,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没病没灾的活到现在,正所谓黄泉路上无老少;政治,不是每个人都有谈论的水平,但命运是不可抗拒的,以豁达的心态面对生活我们就能多一些阳光少一些郁闷.  

上海何伟铭我和我们第一批各位同仁中, 确实多数人是为了实现解放全人类之类伟大理想自愿闯了“关东”的。除了阿尔巴尼亚这盏社会主义明灯以及越南等凤毛麟角以外,台湾人民、美国人民、苏联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于是, 我们眼下的苦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老一批知青还是比较安心的。至今也极少听到他们把那段经历称作“变相劳改”。 若没有大返城,很多人有一天会最终会归于黑土地。

但是我们的弟妹们,正像刘小敏他们那批,就多数是被“一片红”挟裹而去的, 是被强迫的。可恨的工作队、里弄阿姨,往事不堪回首,就别提它了。

上山下乡, 我们不是一无所获。我的点滴教学理念、功底, 很多是在那里铸就的。但虚无荒唐的“理想”指导下,我们精神等方面的“所获”,只能是副产品。总体来说,我们毕竟都是被可恶政治戏弄糟践的一代。不少兄弟姐妹, 至今还未能彻底摆脱后遗症的苦涩。

老一辈浴血奋战为共产理想——可如今高干们不少的子孙争着入了洋籍, 江姐的儿子就在为美国效力得很出色呢。 他们入籍宣誓的决不是爱中国。我们的下一辈, 克林顿在北大讲演, 毅然起立大声质疑美国假民主的爱国女青年马楠, 毕业不久就投入了“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国主义怀抱, 并且幸福地媾造出了人家的后代。美国不必担心我们的“反美”——因为一阵风过后, 到人家大使馆等签证的队伍不是缩短, 而是更长。

“理想”哦,理想! 它究竟是什么呢?说不清,道不明;而它对于夹在中间的我们尴尬一代, 却又往往“剪不断,理还乱”。 

笔者回复谢谢何老师精彩点评,“小”知青向老知青们致敬! 

上海刘小敏何先生,说得透彻!我等是在“一片红”形势下,没得选择,被迫而去农村,你等却是满怀豪情壮志,为“解放全人类”去的。可惜结局都是一样——想着法子,硬是回了上海。呵呵! 

笔者回复返城的年代中我们最欣赏的歌曲片断是“千条江河归大海……”尤其是上海知青更爱听! 

上海博友203如果将10年的大好得青春时光花费在建设祖国,科技创新,将人民生活质量的提高上的话,人们不至于受到言论无自由,物质严重匮乏的痛苦境地,那段历史伤痕累累,虚度的光阴不会再有,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没有4人帮,没有上山下乡的号召,老百姓的日子不是更好吗!否则还要“拨乱反正”干什么!那么多知青还要“大返城”干什么!知青是历史的一页,但是如果没有这一页不是更好吗! 

北京博友157:“如果”也只是“如果”,而现实是刚性的,没有谁能撕去历史的某一页;直面人生,活在当下,豁达些,能让我们的生活多些阳光多些快乐。 

己丑斋主人老知青——己丑斋主人向您问候。知青——我们共同的名片。 

天津张佩伟:“知青”是特殊年代的一个特殊群体,共和国不应该忘记他们,是他们在特殊阶段撑起了历史的断层.回想“知青”的岁月鲜花与霉变都很真实。 

笔者回复谢谢佩伟姐! 

天津佟伏生、李秀萍是的;下乡对我们来说是很残酷的。虽然我们得到了“锻炼、磨练、忍耐、忍让、吃苦、适应”等等。可是我们付出的却是百分之百的青春。当时,我们这个群体虽然是庞大的,但是,我们是柔弱的、更是无辜的。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是不假,但是,这个难让我们来分担好像有点过分。

还好,虽然我们失去了很多很多,但是我们却留下战友情。而且是遍布全国的庞大群体!我们一定会珍惜的。 

笔者回复谢谢二位天津的知青朋友! 

大漠孤烟 江苏南通 崔蕴强上山下乡运动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曾是那样的波澜状阔,自七九年知青回城,才过去了短短的三十年,如今还能再提起这件事的大概只有我们这些“知青”了。
人总是容易遗忘的,这是人自有的修复功能,人如果把一切都记着,那还能活吗?但人又不能把什么都忘了,人总有一些必须要记着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样,那人类将永远生活在蛮荒时代。我觉得,上山下乡运动应是我们共和国应该记住的一件大事!
这样一个运动,曾参与其中的有上千万人,涉及到的有这些家庭的上亿人。那个时代,只要有人下乡的家庭,家里最重要的话题,就是乡下的儿女。这样一件事还不算大吗?
然而,共和国似乎忘了在它的历史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件事。历史书上没有记载,中央文件也无交代,社会也语焉不详。这么大的一件事,历史没有交代是说不过去的。
上山下乡运动,起于何日,终于何时?起于何因,终于何由?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事件有哪些?与这个事有重大关联的人有哪些?等等。这些,历史都应该有个交代。
我们作为千万下乡知青中的一员,可以对自己遭遇不追究。但对于造成这么大后果的始作俑者,他们怎么能够三缄其口、不发一言呢?
任何人没有伤害他人的权利,如果有人伤害了成千万的人,这样的人是不是起码应该说声“抱歉”呢?如果没有人能对这件事负责,那么我们的民族是不是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对他的儿女说声“惭愧”呢?
一个伟大的民族,是应该有这样的气魄和胸襟的!
做错了事不可怕,改正就是;可怕的是做错了还死不认错,一错到底。
除了我们自己,大概没有人会记得我们曾经遭受的苦难。我们即将进入老年,在我们的身后,所有的记忆都将随着我们的离去,一同进入泥土!二十年三十年后,还有人会提起上山下乡这样的话题吗?
尽管如此,我们这些当初无力、今日依然无能的人,也只能是空发感慨,“网”上谈兵了!就像当初没有人顾忌我们的感受,让我们扎根农村一样,今天同样也没有人理会我们的话语,一切归于沉寂!

谢谢安富强朋友提供了这么一个平台,让我有发言的机会,也因此认识了其他的知青朋友。在此,向所有的曾经在广阔的天地吃过苦的战友们致敬!

崔蕴强2008.7.7
 上海网友242:你的话道出了广大知青的心声,那段历史,我们受到的伤害,没人对此负责,就像你说的始作俑者始终对其三缄其口,他们压根也没想对此负责!40年过去了,这段苦难的经历,永远铭刻在心,挥之不去!今天我们只有希望大家都活得好好的! 

天津张凯生 忏悔吧:这几天,读了好几位战友的日志,颇有感触。知青在几十年前的遭遇是有目共睹的。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在那个特殊的的年代,“害人”的和被“害者”都是受害者。我们尚能理解和原谅。那么到了现在还有那样个别理想主义者梦游似的做着当年的理想主义的美梦,怀念当年的“辉煌”。殊不知当年的理想主义者们如今已是灰飞烟灭,如今理想主义者不也是也随着返城大潮,做着末班车回来了吗!还说什么呢!只有忏悔,忏悔吧! 

北京二园子:知青那段岁月,在大多数人心中,可能有如一场噩梦。但怀旧中有一种“思”, 那段岁月,是那个年代的一种特征,放到时代中去思考,淘洗出可珍惜、可承续的部分,对后人是一种警示。而不是单纯 陷于怀念之中。如果自己经历的,时代经历的,一代人经历的,没有任何可怀念的、思索的,人就白白在世上走一回。  

知青那段连接人的情感的部分,是让人最珍重的。 

包头快乐岛难的糊涂吧!在追究有什么意义呢? 青春已逝,不可追回,如梦的岁月,给我们带来的是无限的苦乐,一辈子的身心伤痛!重要的是珍惜现在,现在的友情,现在生活,现在快乐! 

昆明红飞蛾:楼上的wenyingniao说:“除了怀旧,他们还有什么?”此话让老夫心中酸楚不已!而幸运的是我还能够怀旧,而我的很多知青战友20岁左右就在“解放全人类”的战火中灰飞烟灭了,他们连怀旧的机会都没有!本人的博客中正在连续推出“缅怀中国知青战友”的祭文,我准备列出至少一百位为当年荒诞的“世界革命”而献身的中国知青的名字和事迹。这是我们这一代牺牲者中最惨痛的牺牲。上世纪60年代末,在对丛林小巫缅共作“革命输出”这块“政治蛋糕”时,……伟人曾经与缅共协议过:缅共可以在中国边境招收一万名缅甸革命的“志愿者”。这就是大批中国知青投身缅共的真实由来。看似自愿,与政府行为无关,可是与知青下乡接受再教育这个命题一样,在政治大环境所驱使下的“自愿”,能叫自愿么?包括更早的抗美援朝、援越,慷慨赴死者们谁不是在执行被神代表了的国家的意旨?谁不是被专制时代不可违逆的命运所驱使?记得某名人说过一句话:“利用青(少)年搞政治是最卑劣的谋杀!”而与共和国同龄的我们这一代,在蒙昧的青少年时代至少就已经被谋杀了三次,红卫兵运动、知青运动、支援世界革命运动,至于后半生的改革分流、下岗、自谋生路、老无所养等等被残酷剥夺生存权的遭遇,不过是政治谋杀的继续和前半生被强暴的必然后遗症了。现在已经风烛残年的我们,竟然连看破红尘的怀旧都不被允许,还得受诸如“敏感字眼”的种种限制,不是我们在放大痛苦,而是我们一生都在痛苦之中挣扎。这就是“知青”二字的准确含义。(本段内容有删节) 

我们为什么上山下乡 天津网友:克凡     

 既轰轰烈烈又空前绝后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到今年整整四十年。各地老知青或回到下乡地重温旧日生活;或组织联谊活动,老同学得以相聚;网上知青博客从未如此精彩。仅管每个人情况不同,感受各异,有伤痛,有激愤,有壮怀。共同的是谁也忘不了那难忘的蹉跎岁月。是什么使这一代人有着共同的经历?为什么是我们这一代赶上上山下乡而不是另一代?我们为什么要上山下乡? 

简单看,好像就是老人家一声号令: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在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时代,自然就行成上山下乡的运动。可解放十几年了,为什么只有到60年代末才发出这样的号召?马克思说过这样的话,寻找事物的终极原因,就要深入到经济领域。这的经济-----包括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四十年了,不知多少知青在思考这个问题,作为知青运动的一员都希望搞清楚他的终极原因。几十年的思考,我有了这样的感觉: 

1、经济是根本原因。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们国家刚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又进入‘文革’灾害,国民经济连年不前,频临崩溃;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已全面显现,‘大锅饭’丧失了效率和积极性,两人活三人干司空见惯。那时的企业人满为患,再进人难以为续。客观上讲,当时的城市已无法承载新的就业人员。 

2、人口是直接原因。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刚刚诞生,被压迫了三千年的奴隶当家做了主人。那种心情是我们不能理解的。在人多好干事的思想指导下,踢开了马寅初的人口论,家家五、六个,甚至七、八个的生育,‘英雄母亲’层出不穷。于是我们这一代以几何赔率‘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仅在各大城市既达数千万。儿童时代无疑是幸福的,但文革中后期都到了工作年龄,几千万人同时就业,我们的党和政府又处在混乱之中,再面临经济快要崩溃局面,基本是一个死局。 

3、经验是历史原因。我们党解放前的奋斗史基本是在农村进行的。农村包围城市,是我党胜利的主要经验之一。党史上多少问题都是靠农村,靠农民解决的。当一代人在城市无法安排就业时,自然就会想到农村,想到依靠农民,而不用去考虑农村的承载力,农民的负担,总比战争年代要好吧。 

4、号召力是时代原因。伟人的权威性,对历史发展的关键作用是任何人所不能代替的。当领袖已被敬为神的时候,真是一句话就改变了数千万知青的命运,影响了数千万家庭的安定。 

于是,我们这一代人,数千万知青[准确数我一直没查到,说法和出处太多,统计口径不一]不管是自愿还是裹同,一律打起背包,告别家乡,或插队落户,或赴兵团农场。以后再以后,我们又回到城市,仅管城市不愿接待我们,就像我们刚到农村,农民从心里不愿意接待我们一样。知识青年这时已改称呼为待业青年。于是,就有了城市总动员,企业扩充职工,机关扩充干部,还不行就搞街道‘五七’生产,再不行,企业搞第三产业。目标就是让数千万的待业青年就业,有收入,有饭吃。再再以后,企业改革,减员增效,这代人首批下岗,提前退休。冒出来的一代,多余的一代,不仅本身问题,现在又开始影响我们的下一代了,按人口发展规律,我们的子女仍然是超生的,仅管都是独生子女,问题是我们本身是超生的。从入学选校,学习考试,再到工作,孩子们活的并不比我们轻松,时时处处处在激烈的竞争之中。 

 我们是知青,是上山下乡的一代,历史造就了我们,也不会忘记我们。 

昆明网友:蔚岚 我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彻底批判那段让千万知青下乡的恶政——我们那时可都是孩子呵,我们一代人读书发展幸福生活的权利被剥夺了。这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和进步。——这一切得有个说法,不能如此语焉不详。再来一个四十年,知青肯定死光了,这段历史是否可以灰飞烟灭了。 

旅行者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中国的历史上有3000万知识青年奔赴祖国的边疆、农村、山乡,奉献自己的青春和智慧,我的父亲母亲就是其中的成员,从中国江苏省进疆支边。至今,我的父亲母亲这一代人的历史已跨越了40多年。

40多年过去了,当年那些意气风发、朝气蓬勃的青年如今都已是老态龙钟,大部分知青已返回原籍,还有一部分就地留在了新疆,也有的已经离开了人世,长眠在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脚下、伊犁河、开都河、塔里木河边——新疆这片广袤的土地上。

这一代人的全部生命,在经历的岁月中身上满是西域戈壁飞扬的烟云,满是戈壁洒落的风雪雨霜。两鬓斑白记录的是进程的沧桑,满脸皱纹印刻的是一代人的悲壮。40多年的岁月留在每个支边知识青年的心脉血液之中,每个人都有着坎坷的经历。屯垦戍边的风云,战天斗地的磨难,严峻而不可回避的现实对正届年少的我的父亲母亲无疑是沉重而深邃的。40多年后的今天,这一代人有了更多的感悟,懂得了生活,明白了人生。

出生地在新疆,祖籍在江苏,这是完全正确的了。记得幼时我们垦区农场的每个连队上都有山东、甘肃、湖北、河南、四川、新疆乌鲁木齐、北京、上海、江苏无锡、常州、常熟、南京、还有苏州、句容等全国各地的知青,有意思的是那时我就能跟着大人们说很多他们老家和祖籍地的方言,任凭岁月的流逝,至今我还能说出不少,特别是湖北红安的方言,说的是极其有味的。

我们这一代孩子淘的要命,成长的过程,父母们都操碎了心。后来我们也长大了,走向社会了,我的父亲母亲这一辈人有返乡回故里的,也有留在新疆的。而我们这些孩子们也已求学谋职,在祖国的版图上各奔东西,将养生息,甚至有的去国外安生立命……。

纪念这40多年经过磨难的岁月,祝福我的父亲母亲,为生活留下刻骨铭心的一笔,让我们去追求更加美好的明天吧!祝愿支边人的后代们看到这篇文字,祝福你的父亲母亲。

也祝愿我们“支边战士”的后人(30—40多岁)们身体建康,合家欢乐,永远幸福!

对我已成为不可磨灭的记忆。  

网易博友36  看了文章和大家的留言,心里有些莫名的东西在涌动。四十年啊,弹指一挥间。人生又有几个四十年?有的留言说,有钱的展望未来,没钱的回首过去,这话我不敢苟同。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有钱没钱那知青的经历都是我们最大的财富,都是值得回首的。展望----恰巧我们连旁边就有个生产队就叫:展望!你说那些面朝黑土背朝天的农民是有钱的吗?关键是他们对生活的态度,是一种气度。四十载悠然而去,我对我的儿子讲:有过这一段经历我不后悔,毕竟那是人生的一部分,是财富。但再让我去我是不会去了的,那也是一份殇情。评论这一段历史那不是我们这一代人能做的,等过了百年之后,让我们的后人把我们放在整个历史长河的大盘子里再去评论吧,那时会更客观些。我们无论有钱的没钱的,要做的就是不忘记昨天,把握好今天,满怀信心的去憧憬明天。因为我们有了过去,我们会更加珍惜今天,更会牵着手一起走向明天。我们一起的兵团战友,我们不比任何人低,我们一样站起来是一座山,躺下了是一道梁,因为我们是知青!!! 

渝州书生 “如果怀旧只能让我们柔肠寸断悲天悯人地伤感的话,我们还不如像郑燮老先生那样难得糊涂的好! ”这话博主说得非常好!我们在那样的艰苦条件下都走过来了,还有啥可唉叹的?不管怎样,现在总比那时好得多了吧?那就糊里糊涂地快乐几天吧!也祝愿所有的知青朋友们快活地走完人生! 

海底茉莉 朋友真是有心,提供这样一个交流平台,让我看到了当年知青对上山下乡的看法,我有同感、有同情、有争议,虽然观点不尽相同,我却受益匪浅。我认定知青朋友的心是相通的。 

依山依水依林(yishanyishui)  我也是68年的知青,看了各位的点评,很有感触,青春一去不复返,已经过去了,关键我们还健在!这就够了,比起那些骨埋异乡的同胞,我们是幸运的,失去的不能再回归!总是想到失去多少,不利我们的健康,我们唯一能珍惜的是苦难中给我们留下的值得珍惜的友情与当年在苦难中磨砺成被称为知青精神。当年我是自愿报名去的,确实是抱着“一腔热血,保卫边疆,屯恳戍边 ”理想去的,当然是蒙蒙胧胧的理想。至少我们为黑土地的建设流血流汗流泪,至少我们为遥远的边疆地区带去城市的文明卫生与光明(因为知青的到来,他们早了多少年装上电灯!)见解浅浮,敬请各位谅解!

wg52533:很好,思考得很实际,我们的圈需要这样理性的思维。很多知青的思想、文化知识几十年没有提高,还停留在文革的狂热里。其实,应该是文革的习惯里。电视上也看到上海老知青重返黑龙江看望,看他们挥舞着红旗多带劲啊。傻! 归根到底是无知。因此,我一直在呼吁,我们的圈要大力恭请知识分子参加,指导知青思考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理论。想想历史上,农民革命离开知识分子行吗?不行的。雷钢还要抢一个共产党领路向前呢。要提醒广大知青,你们是很无知的,一定要谦虚学习、思考,多听知识分子的话,才有可能慢慢提高。听起来是不太舒服,但很实在。知青的很多困惑,耶需要知识分子指点。

 

笔者留言:讨论仍在继续……

 

编 后:希望能看到更多知青和同龄人的感言,你们的心声最有发言权!

 

 

  评论这张
 
阅读(1954)| 评论(1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