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忆苦教育  

2008-09-22 17:44:50|  分类: 五十二团工程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年代的荒唐事

 

原创

1969年12月17日,工程连的整风暂告了一个段落。团部派专人到我连,作了解放军战士陈占武写的忆苦报告,其忆苦内容我在下乡之前就已经阅读过了。

那天晚上,我是第一次见到的团宣传干事马刚,他站在400米最西侧的大屋门口,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打文稿,马刚洪亮略有一些沙哑的嗓音,声泪俱下地念着他人的痛苦回忆,那个年代的人都十分单纯感性,不少的知青战友是被马刚声情并茂的陈述,而感动得落泪的,其内容并没有多少人记得,幸亏本人在日记中对其作者还有所记载。

众知青一起流着泪来听马刚的忆苦报告材料,而本人却在人群中默默地思考:马刚这样辛苦地到各个连队做报告,他每天得哭多少回哦?他干的这项工作真是太不易了!

第二天,工程连的全体知青分头到房后面的旷野拣菜叶,挖野菜,拾柴禾,为的是做一顿“名副其实”的忆苦饭。到了中午,大家终于分食到了热气腾腾的玉米面菜团子,如今我可以说句心里话了:当年那略带点咸味的菜团子忆苦饭,还真比清汤寡水的两馍一汤可口一些呢,只是那个年代谁也不敢明言而已,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完了这顿名不符实野味大餐。

到了晚上炊事员将做“忆苦饭”剩下的棒子面熬成粥,很多人对付了多半碗就离开食堂了,可能是中午的“大餐”还消化完呢吧?我和王家放、孙永桂等几个北京知青联手,将他人的剩粥喝干净了,为此我们还受到了连领导的表扬。当时我们觉得自己很进步,可事后却成了大家取笑的话柄了。

如今再回过头看一看,那个年代真是有些荒唐:那两馍一汤的日常伙食,和那热气腾腾的菜团子相比起来,究竟哪一个更应该算是忆苦饭呢?

编后补充:很遗憾本人的文章中没有写明白,所谓“两个白面馍馍,一碗菜汤”是用发芽的麦粒磨成面做成的死面馒头,根本蒸不熟,也根本吃不饱!而所谓的菜汤是连油星都见不到的盐水清汤,里面有几片冻后发馊的圆白菜叶,1969年入冬以后,我们整个52团的知青天天都吃这种饭,那是一种外人难以体会到的饮食摧残。本人非常感谢那位匿名网友的及时质询。

忆苦教育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忆苦教育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工程连的上海战友 
忆苦教育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工程连的天津战友
 忆苦教育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工程连的女知青:后排左起:张月维、吴惠群、李龙宝、顾台英;前排左起:王爱莲、张立华、毛顺妹
  评论这张
 
阅读(940)|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