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闲谈老友耀静 工程连轶事  

2009-11-12 22:46:53|  分类: 五十二团工程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提起40年前旭光工程连的诸耀静来,该连队的战友尽人皆知。这位仁兄是来自上海的知青,却又是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快乐宝贝。

    耀静治病

这位仁兄会治病吗?然也。

1969年我们北京知青刚下乡,在工程连干基建工作,整天暴土扬尘的,污染非常严重。因为工作的环境恶劣,本人不知什么时候养成恶习,经常往地上啐吐沫,好像那呼吸道中的粉尘污染是永远甩不掉似的。

一天晚上在大通铺的宿舍里,耀静仔细观察了本人啐在地上的口水后,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老弟你的习惯得改改了,你吐在地上的是唾液而不是痰,这唾液在中医看来是白色的血液,经常外吐可是要大伤元气的哦。”

在耀静的劝导下,本人很快改掉了随地啐吐沫的陋习,嘿嘿,想不到耀静这个快乐宝贝还真能治病呢。

    古怪脾气

1969年夏,我们工程连到五连参加麦收。

一天下午收工,本人急着要解手将镰刀托耀静临时代管,回到宿舍里我找他索要时,那镰刀竟被他给遗失了。本人随口埋怨他道:“我让你保管的镰刀你却给弄丢了,那还有什么意义哦?”

想不到这么一句普普通通的话语,却使得这位仁兄大发雷霆,甚至对我进行了武力恫吓,当时我是一头雾水,嘿嘿,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了。

其实耀静并不是什么“恶人”,他的上海老乡冯彪、邵顺喜开玩笑,将他剃了光头,他打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却照样乐呵呵地顺从了。本人在工程连时与耀静关系一向不错,现在想起来,当初耀静之所以对俺发脾气,十有八九是文革后遗症在作孽了哦。

    打抱不平

当年我睡在工程连的大通铺上铺,耀静和他的同乡小余睡在下铺。可这位小余大概有洁癖,总嫌我上下铺时搞乱了他的铺位。

一天晚上趁小余不在,耀静打抱不平地对我说道:“那个余XX就是欺负你们北京知青年龄小,所以才总是找你的麻烦。”他一边说着一边气愤地扯断了小余床头的挂绳:“你等着瞧吧,他回来肯定会认定是你干的呢。”

果不其然,那个小余回来发现绳子断了,立刻冲我瞪起了牛眼。我立刻去找到几个北京的同学诉苦,哥几个决心狠狠地教训小余一下。一场“武斗”在悄悄地酝酿着,谁知道那个小余又突然神秘兮兮地把我喊到营房门外,说他受了别人挑拨,以后不会在找我的麻烦云云,而此时的我根本就不领他的情了。

那些日子里,我们北京的哥几个都沉浸在不战自胜的喜悦之中,可我的心里却暗暗地感激耀静,是因为他当初的打抱不平,那个小余直到调离连队也再没有找过我的麻烦了。

    学习鲁迅

那个时候多数知青都靠近党团组织,而大大咧咧的耀静却从不要求上进,甚至和我们连队里的二劳改们走得满近乎。耀静还有他的一套高深理论呢,说他自己要学习鲁迅,一辈子都做一个无党派的进步人士。

2008年7月,本人终于与诸耀静在哈尔滨相见合影了,屈指算来我们已经整整分别了38个年头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本人和耀静这大半辈子下来,依旧都是那无党派的进步人士啦。O(∩_∩)o…哈哈!

闲谈老友耀静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左起:潘根成、安富强、诸耀静(2008-7-16)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