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2009-11-30 17:50:52|  分类: 五十二团工程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1969年的夏天,本人随工程连到五连麦收,虽然在那里仅仅工作了二十多天,却留下很深的记忆。这些陈年旧事,都是一个不到17岁孩子的亲身经历,希望了解当年内情的战友多多支持一下了。

 

     食堂里的“战争”

收工后,我们排队到五连食堂里等候晚饭,在大田里劳累了一整天,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可是到五连参加会战的人太多,食堂人员忙不过来,只能耐心等待了。

忽然听到五连战友们的歌声:“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团结紧张严肃(又)活泼,”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没有听过这种新疆味的语录歌,还楞把老人家的语录加了个“又”字,嘿嘿,五连的战友真敢干,后来又听到五连战友接着唱道:“工程连的来一个,来一个!”

呵呵,原来他们五连战友在唱拉拉歌呢,我们工程连的战友是个顶个壮小伙儿,唱起歌来一点不含糊,个个都能吼几嗓子呢。几只老掉牙的“革命歌曲”吼下来,挑起对歌“战争”的五连战友似乎有些底气不足了。

让我记忆尤为深刻的是,五连一个瘦弱的小伙,忽然兴奋地站在一把椅子上,指挥本连战友一起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应者却寥寥无几。尽管此事惹来大家一时的哄笑,但这位小伙儿率直的勇气,却在本人的记忆之中永久地定格了。 

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四十年前的旭光五连(照片左二门小兵)

 

     仓库里的笑声

当年我们工程连的战士,大概是在五连的粮库中打的地铺,只记得那间空屋子又大又高,但窗户却高悬并且非常的小。

晚间熄灯后,战友之间开始吹牛了,老职工最关心的还是工资收入。当问到八级工的收入时,有人信口开河地吹嘘道,至少也得一百五六十了吧?其实那问话的老职工高光显,他原本是农场的财务管理人员,哪个级别人员的收入他本来就门清的。可当老高据理力争之时,有个上海知青叫冯彪的小伙忽然神秘地侃道:“我们上海的钳工收入最高,每月至少一千多元呢!”

“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掌握了第一手资料的老高一下子急了,他扯着喉咙喊道:“那根本就不可能,国家主席才收入三四百元呢。”

那黑暗中的冯彪不慌不忙地侃道:“我说的钳工是每天在公共汽车上干活的钱工,一个月下来的收入两三千元也不足为奇了。”

大家一下子明白冯彪说的钳工原来是扒手,被戏弄的老高不吭声了,满屋子的知青一起开怀地大笑了起来。

 

     断壁残垣的屯子

我们工程连的知青,天天都要步行到五连北面的麦地里干活。

当我们路过一片荒芜的屯子时,看到那屯子里的门窗缺失断壁残垣,有的土坯房屋干脆都露了天。我忍不住问本连的老职工高光显师傅,他告诉我说,这一屯子的老乡因患有克山病,人差不多全都死光了。听高师傅的一席话,虽然当时的伏天还未过,我却感到头皮阵阵发紧直冒凉气,想到自己今后将在这样恐怖的地界中生老病死,真有些不寒而栗而且迈不开步了。

2007年旭光52团知青网站开通了。本人特意将此事咨询了一下老同学门小兵,他写了一篇《消逝的村落——后屯》,较客观地描述了当年这件惨不忍睹的往事。http://menxb.blog.163.com/blog/static/5244641020071116114715688/

 

     铁牛“大会战”

1969年的麦收时节大涝,我们刚下乡的知青和大伙一样,整天泡在麦地的泥水里。

一天上午,我们在五连的干活,眼看着一台拾禾的康拜因陷入了烂泥之中,五连的机工先后开来四辆履带式拖拉机,捆绑上钢丝绳一起拽,当时的场面非常壮观,可惜结局并不理想,四辆拖拉机居然没有拉出陷入烂泥里的康拜因,那近人高的康拜因轱辘陷入快一半了。

望著康拜因旁边那咆哮无奈的铁牛,我脑海里猛然想起上学时课文中的《草地夜行》:写的是当年的一个红军战士,在救助了一个红小鬼后,自己却陷入泥潭中牺牲了。

人类在与大自然抗争时,有时是非常无奈的哦。

 

     麦田历险记

被康拜因割倒的小麦堆中的“宝贝”还真不少。

从麦地中行走时,经常会遇见笨拙肥硕的鹌鹑猛然飞出,又在三五米远的近处钻入麦堆。我们胃亏肉的这些孩子们,看见那飞出的鹌鹑,就像看到了一盘飞舞着诱人美味的烤肉……

本人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向鹌鹑钻入麦堆靠近。忽然我感到右小腿内侧一阵子钻心的刺痛,(好悬,其实还没有真正蛰到哦。)我本能地猛然用右手一把薅住了被叮咬的裤腿处,紧接着再用左手在那被抓起的孽畜的身上“咔嚓”一捏,随后抖一抖了裤腿,一只将被捏死的大马蜂落在了田地里了。

乖乖,那落在地上的马蜂还在垂死挣扎呢,我对它又恶狠狠地踩上了一脚,此时那飞舞着诱人美味的烤肉,对我已经再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遭遇上甘岭

当年在麦田的工作时间跨度很大,一到下午我们的嗓子开始冒烟了,那种没水而口渴的滋味,让我切身领教了什么是缺水的上甘岭。

当大家走到田边看到公路阳沟里留存的雨水时,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在召唤着我们,无数无知的知青在用手捧着水喝,有的人还煞有介事地先用那水洗了洗手,当时本人也夹杂在这支饮水大军之中。尽管那阳沟里的水非常污浊,我甚至看到水中翻滚跳跃着的孑孓,但我却似乎感到那是平生喝到得最为甘甜的水哦。

可惜好景不长,收工的晚饭后刚过不久,本人就开始拉稀,一夜至少拉了近二十回,天快亮时,本人的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迈不开步了。可是也奇了怪啦,早上大家起床后,本人依旧挣扎着与战友们一起出工了。

东北有句土话: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说的就是俺当年这号人吧? 

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今日五连的办公楼(2009-8)

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今日五连的职工宿舍(2009-8)

 

结束语

参加五连麦收的时间十分短暂,却是本人下乡后第一次真正地务农劳动。虽然没有什么实质地劳务分工,还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本人却在亲身的经历里,深刻地体验到了唐诗中“粒粒皆辛苦”的真谛。

 

部分战友的留言:

tian_jin_zhang 到五连支援麦收我们也去了,中午烈日炎炎我们挥汗如雨极度缺水,因为支援麦收的人太多,食堂中午能把饭送来就很不容易了,水的问题自行解决,这就出现了吃着韭菜包子喝着水洼里飞着小虫子的水,人的生命力如此顽强。呵呵!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baoxia1953 我是五连的,刚到五连就参加了麦收。喝脏水,拉肚子;干活中途遇见暴雨,挨浇后发烧;麦茬扎破脚后发炎。这些事全经历过,当时出现这些情况,不知道吃药,找大夫。你文中讲的: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不光指你,也包括我们这些-----傻知青。后来我们在干活中遇到没水时,学会了用麦秸杆吸水喝,是闭着眼喝。

小平,你好! 对我的日志《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评论道

把69年到咱连帮助抢收小麦时劳动与生活描述的很精彩,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看了后也引起咱对那些日子的回忆。。。你们北京知青刚去不久,而我们已经去了快一年了,但是参加麦收也是第一年,由于连连大雨,成熟的小麦站在大田里,一开始机车还作业了一阵,后来就无法下地,只能靠人工收割,全连人员全上阵(号称大会战),一天下来割下的地也只是冰山一角,地块太大了!文中所说的五连北边的地号,那是连队最大的地号,离连队最远的地号,站在这地头看不到那头的地号,称:88垧。后来每每到那地号干活,总觉得疲劳不堪,因为从连队走到那就挺辛苦了,再一看那茫茫无边的地,心理上就疲惫了。文中还说到四台东方红拉一台陷在地里的康拜因,我工作的机车也参与牵引,结果还是没拉出来,怕把康拜因的前大转向轮拉得与整体车脱落。你记忆力真好,这事也记得。五连麦收札记 工程连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13)|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