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二张醉酒――大兴安岭的故事  

2009-05-27 09:13:31|  分类: 五十二团工程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知青年代的荒唐事之二十五

 

这里说得不是“贵妃醉酒”,而是知青年代在大兴安岭生活中发生的逸事。

1970年的大兴安岭之中,来了旭光52团的工程连的采伐队。有两个知青是来自原52团大黑山采伐连的弟兄,他们共同加入了刚刚组建机炮连的原工程连。一个是齐市知青张永祥,另一个是上海知青张柏年。

二张醉酒――大兴安岭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这“二张”虽然500年前是一家,个头年龄也都差不多,也同样能跳藏民风味的《洗衣歌》舞蹈,似有点那个年代“战地新歌”中《真像一对亲兄弟》的味道,但在生活中二人的性格差别却相去得很远。

那齐市知青张永祥似张翼德一般的面孔黝黑,很有一点酒量。那个年代林区的生活非常清苦,我们的饮食全靠团里的农场供应,吃不上喝不上是家常便饭。一次团里的补给终于上山来了,全体知青像过节一样地载歌载舞,那貌似猛张飞的张永祥,竟然一口干了半斤多的烈性白酒,永祥兄的酒量很大,胆子却不大,虽然酒已经喝高了,但遇到哈市知青的指导员高建章,竟几句话就将我们的永祥兄拍唬住了,为了表示“悔过”,已经醉酒的张永祥脚底拌蒜似的,依然坚持在颂扬会(见备注)上跳集体舞来“赎罪”,让我们看戏的诸位弟兄乐不可支!

那上海知青张柏年似刘玄德一般的白面书生,平日见人笑口常开,是地地道道的温柔顺民。也是在永祥兄醉酒的当天,北大荒的烈酒也让我们的百年兄极度地兴奋了起来,只见皮肤白皙的张柏年面色红润,一反常态地“骚扰”着颂扬会的会场,口中不断大声呼喊着“我没醉!我没醉!”并站在我们的大通铺上,合拍地跟随着床下的永祥兄跳起了《洗衣歌》的藏舞,只是坚持不了多少时间就醉倒下了。此时整个冰雪覆盖的大兴安岭,似乎被我们这群知青帐篷中的欢声笑语掩盖了……

知青年代的林区生活是非常清苦的,给养供不上时,我们每天的菜肴经常是盐水煮黄豆,但我们知青战友对待当年的生活非常乐观。今天笔者将二张醉酒的逸事写出来,好像有些荒唐,却是我们当年知青难以释怀的生活中亮点呢!

二年醉酒――大兴安岭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备 注:“颂扬会”是当年国内流行的类似宗教赞美诗一般神圣的文艺活动。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