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校园里的“黄歌”  

2009-07-21 19:34:46|  分类: 五十二团六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吉他伴奏的“黄歌”在知青群体里面非常流行。连里的战友李一民、徐恩坡先后调到团部学校工作,那里也就成了我们6连战友的落脚去处了。

一天我和张达去团部学校串门,徐恩坡为我们弄了点酒菜,小酒一喝话匣子也打开了。徐恩坡和两个天津女知青同在学校食堂工作,坡子(即徐恩坡)对在座的两个女知青吹嘘道:“这位张达是我们6连的琴师,弹起吉他来应该在咱们旭光屯坐第一把交椅!”

两位新结识的美女战友,有点不相信似地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张达,我在一旁连声附和着:“没错,张达是顶级的琴师,咱们全团人都知道!”

校园里的“黄歌”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当年的琴师张达(中)--1971年冬

说来也巧,二位女知青当中一位叫李如意的,是我原在工程连的战友蒋庭樑的对象,只见她忽然放下了筷子,风风火火地起身说道:“你们先等等,我马上就回来。”

我们在酒桌上正在纳闷期间,李如意不知从哪来借来一把崭新的吉他,只见她几分俏皮地冲我们嫣然一笑:“先别吹啦,今天就一定要领教一下你们琴师的手艺了!”

那坡子一拍大腿:“这玩意是绝活儿,能随便跟你们吹吗?张达,你今天就给她们露一手看看!”

有了三分酒意的张达,腼腆地点燃起一根香烟,调整了几声琴轴后赞叹道:“听声音还不错,这的确是把好琴!”

有着拉过小提琴功底的张达,那一曲又一曲地吉他曲,像行云流水一般地流淌了出来,有印尼的《划船曲》、墨西哥的《你就是幸福》、意大利的《重归苏连托》……流畅的吉他曲时而欢快,时而热烈,时而又婉转动人,那绕梁三日的优美曲调,给两位美女战友都听傻了。

德国有句古老名言:“音乐、好酒和美女,是人生的三大乐事。”众所周知,那知青年代的生活是非常枯燥和清苦的,可当年身临其境的校园食堂后厨之陋室,我依旧感同身受到了这句古老名言的无穷魅力了。

此时徐恩坡继续给张达鼓劲儿:“张达你就别光弹曲子了,再给她们唱两首刺激的歌嘛!”

张达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笑道:“那些黄歌就免了吧?”

李如意惊讶地问道:“这吉他还能边弹边唱那?什么黄歌呀?不就是外国民歌200首吗?这里周日休息没外人,放心地唱,也让我们开开眼嘛!”

在一旁的我,立刻有几分神秘地向张达建议道:“就唱拉美民歌的《鸽子》吧!”

本性厚道的琴师张达似乎还有些迟疑,两位美女战友快活地喊道:“什么鸽子啊?真的没听过,快唱给我们听听!”

张达终于下了决心,他那粗壮而灵巧的手指,在吉他上娴熟地敲出探戈的强力节奏,用他那柔美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轻声唱道:

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巴那,你想不到我是多么悲伤。

天上飘着明亮的七色的彩霞,心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

亲爱的我愿同你一起去远航,象一只鸽子在海上自由飞翔;

跟你的船帆在海上乘风破浪,你爱着我啊象一只小鸽子一样。

亲爱的小鸽子啊,请你来到我身旁,

我们飞过蓝色的海洋,走向遥远的地方……

这首西班牙人创作流行了100多年脍炙人口的拉美情歌,在今人看来是再普通不过了,可在那“男女授受不亲”的知青年代里,这可是被禁的“黄歌”呢!几分钟前还与我们谈笑风生的两位女侠,刚听到“心爱的姑娘靠在我身旁”那火一般炽热的歌词时,立刻用双手捂住自己的面孔,不敢见人了!

校园里的“黄歌”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今日的琴师张达(2009-9-11)

我们的琴师张达继续旁若无人唱着情歌,坡子高兴地将碗中白酒一饮而尽,本人快活地冲张达挤着眼睛,再看那两位美女知青,已经羞得抬不起头了,尽管小屋里的光线很暗,可我这个准色盲依旧透过二人的手指缝,看见她们羞红的面颊……德国有句名言:“音乐好酒和美女是人生的三大乐事”呵呵,那人生的三大乐事,这一回让我全赶上啦!

2008年5月,本人赴上海知青联谊会,见到上海战友蒋廷樑,餐桌前悄悄地向他问询夫人近况时,竟得知他夫人李如意已经病故多年了!生活真是无奈哦,原本想在餐桌上诉说当年旭光学校轶事的话题,却又悄悄地深埋在我的心里了……(完)

歌曲欣赏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3NzAyMjE2.html

校园里的“黄歌”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这是笔者知青时代的老照片 

备 注:《鸽子》这首歌诞生于十九世纪,至今仍然被当成民歌,在世界各地广为传唱。它是西班牙民间作曲家依拉蒂尔(Sebastien Yradier)在古巴谱写的,由于写得很好,流传甚广甚长,有几个国家的人都争着把它说成是自己本国的民歌,并以拥有它而感到光彩。

古巴有人说:这首歌诞生在我国,运用哈瓦那民间舞曲的节奏为基调写成,当然是我们的民歌了。你听,歌中的第一句明明唱着:“当我离开可爱的故乡哈瓦那......”

由于作者是西班牙人,依拉蒂尔的同胞们把它说成是自己国家的民歌,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是墨西哥许多人却不服气,他们说,这首歌写成后,是在我们的皇室为皇帝皇后祝寿时,由我国的歌唱家首演的,是我们使它流行起来的,难道没有我们的功劳?

阿根廷有人也不认输,其理由是这首歌的曲调许多地方用了附点音符和切分音,与他们首都郊外的探戈音乐非常相象。既然歌曲的音乐素材来自阿根廷,阿根廷当然就是它的故乡了。

这几个国家的人的说法都有一定的理由。其动机也值得肯定,因为大家不是争钱争地,而是争着以拥有美好的歌曲为光荣;有了这“争”,美丽的音乐作品就更容易传播开去。

编者补充:原歌本标注的是墨西哥民歌。

 

校园里的“黄歌”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69)|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