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伊拉哈车站轶事  

2009-07-29 20:58:13|  分类: 五十二团六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上世纪70年代,伊拉哈车站的老张,几乎是咱们旭光屯所有知青的克星,与他打过交道的知青没有不头疼的。因为老张口中镶有金牙,他那“大金牙”的绰号就不胫而走了。

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我们知青到火车站发货提货,总免不了与大金牙老张打交道,可这家伙数滚刀肉的,整天拉着个驴脸,见了刚出锅的热包子都不带乐的。还不光是他的态度问题,到车站办事还经常见不到他本人,可车站发货提货只有他老张一个人做主,多少知青到车站办事都遛细了腿,大伙对大金牙老张这号人,真是又气又恨又无奈!

伊拉哈车站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2006年的伊拉哈小镇

1976年12月,我们6连的几个北京知青终于办好了回城手续,可往家发运行李成了我们共同的心病:由于天气寒冷,连队的胶轮拖拉机只能午后送我们到伊拉哈的火车站,来回至少要在拖车上颠两小时的路程呢,北大荒冬至前后的白天时间非常的短,谁不担心办事回连队迟了,拖拉机会在摸黑的路上抛锚呢?

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听说本连的天津塘沽知青曹建生,几天前在伊拉哈车站发货时,居然把那个车站的大金牙老张给降住了,那个老张差点被我们连的小曹给打了。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哦!我们几个北京知青连夜与曹建生打了招呼,他非常爽快地答应帮忙一同去发货了。

第二天刚到中午,我们就携带着十几个捆扎好的行李,来到了伊拉哈车站。不凑巧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火车站管发货的大金牙老张又是没在。我们只好在车站留下一个人等候,其余的哥几个到站前的小饭馆去吃饭,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返回车站时,那个可气的老张还是没有来。

直到下午快三点时,那一脸子酒气的老张终于露面了。只见大金牙老张望着车站我们那一堆等着发货行李,皱着眉头问道:“谁的箱子行李?把这些包装都给我打开,我要挨个的检查。”

我们一听老张的话茬就凉了半截,在连队事先用草绳捆扎好的箱子,若是在这冰冷的车站一一打开,再重新包装好可不是件容易事,此时我们6连的小曹也不知到哪里遛弯去了,我们只好自己与大金牙老张周旋了:“张师傅,我们发快件就不用检查了吧?”

那个年代为了增收铁路的运输效益,凭火车票可以发快件,收费虽然高,却是可以不用开箱检查货物进行托运的。可那天的大金牙老张的气不顺,坚持要开箱检查:“发快件也得开箱检查!你们都买了火车票了吗?”

我们连忙拿出去往北京的火车票给他看,这家伙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这趟火车明天上午才有呢,你们还是明天早上再来发货吧!”

伊拉哈车站离我们连队有几十里地远,若再等到下一天的早上赶到车站来可不是件容易事。如果明天上午那老张又是不在,这铁路快件还是发不成的,可我们买的火车票是有使用时间期限的啊!明知道是大金牙老张在故意刁难,可此时的我们只能强压着怒火,与其说好话:“张师傅,您辛苦啦,先抽根烟提提神!”

“甭客气,我不会吸烟!”我们越是说好话,这大金牙老张越是不开面。本人猜测这家伙八成是个虐待狂,家里受了窝囊气,借此机会来消遣我们知青呢!这老张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得意之际,他的肩膀头忽然遭到了重重的一掌,只见老张那酒精烧红的脸骤然扭曲了,他抬起头刚要发作,又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脸:“哎哟!这不是曹老弟吗?”

这老张一龇大金牙的假笑比哭还要难看,眼前突然露面的曹建生,让他大吃了一惊:那当年的小曹黝黑的面孔,长长的头发盖过眉梢,一顶龇毛而又花里胡哨的狗皮帽子歪扣在脑壳上,上身裹了件焦黄的棉袄,棉衣的两襟交叉地缠着肚皮,一根草绳紧紧地勒着棉衣的腰部,整个一活脱脱地“土匪下山”了!小曹操着浓重的天津口音,递给老张一根香烟:“抽一根?”

老张赶紧起身谢绝:“谢谢老弟!我不抽了,这手头上的事情……”

“抽一根!”曹老弟提高了嗓门,用命令的口气打断了老张的回话,他强行塞给老张一根烟的同时,半握着拿烟的巴掌,又在老张的左前胸重重地一击,大金牙老张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一歪,他最怵的就是小曹这种带有特殊肢体语言的交流方式了。

老张无奈地接过这根难以消受的烟卷,嘴上还在与我们的曹老弟套着近乎呢:“你不是前两天刚发完货吗?怎么还没离开东北呢?这今天怎么又忙活起来啦?”

我们的曹老弟开门见山冲老张喊道:“那前两天是我兄弟的行李发货,今天是我这几位哥哥的行李发货,你个老东西总是跟咱们哥儿们较什么劲呀?我得过几天才回天津呢,这些日子就一直憋着熊你一顿呢!”

“别急,别急呀?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马上就给你们办,咱们哥们谁跟谁呀?”老张一面慌忙应对着,一面不好意思地仰着脖子吸烟,好像是在天花板上寻找那侥幸过冬的苍蝇似的……仅仅过了十几分钟,我们几个托运铁路快件的手续都利索地办理完毕了,我们所有的行李也全都破例地免检了。

从伊拉哈火车站出来时,我的心里暗自好笑: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了!这老张不但是个虐待狂,他自己也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被虐狂哦!

伊拉哈车站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2009年8月的伊拉哈车站

 

伊拉哈车站轶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