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冬天里的一把火——六连的故事  

2010-05-14 19:08:38|  分类: 五十二团六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里的一把火

原创 

            

看了战友李长顺妙趣横生的兵团回忆录中《在北大荒要饭》的故事,也使我想起了几十年前一段类似的往事,俺也就写上几段凑个趣吧。

上世纪的70年代初的一个隆冬,本人随旭光六连科研班的几个战友到大西江农场拉砖。北大荒的冬日天亮得很晚,吃过早饭我们就乘坐当年特制的罗马“专车”匆匆上路了。

提起这罗马“专车”今人有所不知,这是将胶皮轮的拖拉机蒙上个铁皮罩子,里面可以坐上五六个人,后面再拉上一个拖车,这就是当年兵团农场中各连队最时髦的交通工具了。虽然那拖拉机的铁皮罩子可以挡住冬日刺骨的冷风,但车楼里没有减震器的坐席,经常把大家的五脏六腑都颠簸得要错位了,很痛苦的哦。所谓“专车”不过是“拉砖之车”的戏称而已。呵呵,如今这种“专车”恐怕已经是罕见的古董了吧?就连该戏称恐怕也比赵本山的小品提前了三十多年呢!

话说当年我们颠簸了几十里路,待费尽拔力地装上满拖车上的红砖,再向连队回程时已经是过了午餐时间了。为了不再忍受拖拉机座楼中的颠簸,我们男女五名战士紧裹着棉大衣,一同坐在满载红砖的拖车上,尽管荒野中的寒风凛冽,灰头土脸的我们依旧是有说有笑,这大概就是东北人的土话,“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了吧?

黑土地的土壤肥沃,可美中不足的是到处都是坡地。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就在拖拉机一个急转弯后的爬坡时,那罗马忽然熄了火。驾驶员李龙鼓捣了十几分钟仍然没有打着火,他急忙到路边的田地里抱来一大把豆秸,又点火烧烤了一阵子仍无济于事。

不觉中,那日头已经渐渐偏西,四处是空旷无人的荒野,此时每个人饥渴打鼓的瘪肚子,伴随着我们哥几个一起,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大家嘴中不说,心里却都在暗自地担心:我们会不会被冻死在这无边无际的荒野中?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啊!

驾驶员李龙比我们大十多岁,是个本地职工,他看到那罗马拖拉机实在打不着火了,就带着我们顺风翻过了南岗,不到十分钟的路程竟发现一处孤零零的农家小院,原来南岗的坡地挡住了我们发现小院的视线,那李龙真是老马识途,哥几个立刻来了精神头儿,刚才那“客死他乡”的恐惧感一下子被抛到爪哇国去了!

走进了那农家小院,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部队05农场的某分场。不知李龙师傅以前是否与该部队农场的人相识,但见他一进门就要求对方先给他打满一桶滚开的热水,并告诉营房的司务长说我们这些人还没有吃饭,之后李龙就和两个军人提着水桶,匆匆返回拖拉机抛锚的路边去抢修了。

我不知道其他战友是否也到访过这个05农场,那只是南岗阳坡上一组孤零零的农家小院。我们走进了温暖整洁的营房卧室,看到十余米长的大通铺上,那一排排的豆腐块似的棉被,整齐地摆放在洁白的被单之上,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步入正规军的部队营房,看到如此干净利落的卧室不禁赞赏道:“真棒哦,这里真是太整洁干净啦!”

营房里的好客的小战士真不含糊,他立刻笑着回应道:“棒什么呀?你们比我们强多了,你们挣得多啊!”

呵呵,想不到我们每月三十多元收入还会有人羡慕,我望着那位战士一脸质朴的样子,依旧十分认真地恭维道:“我们的军垦是空有其名,只有你们才算是正规军呢!”

刚才说话的小战士,调皮地挤着眼,并高声地反驳道:“正规军又能咋样?还是你们比我们强,你们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

冬天里的一把火——六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科研班的女战士(左一为席大华)

话语刚落,屋里的十几个战士,望着与我们一起进来的两个女同胞,快活地笑了起来。我本想再回敬这群可爱的战士几句,但看到席大华那两个女同胞有些拘谨腼腆的样子,便放弃了“抬杠”的念头,与他们一起笑了起来。若干年后,当我听到歌曲里唱道:“年轻的朋友在一起,比什么都快乐”时,就不由得想起当年与部队农场战士们一见如故的快乐情景了。

厨房是与营房宿舍连接在一起的,此时为我们准备的午餐已经热好了。饭菜很简单:馒头、素炒圆白菜,每人还有满满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豆腐汤。这样的饭菜在北大荒应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了,然而,这样的饭菜又是我记忆中最可口的一顿饭了。那是因为,在我们的拖拉机抛锚后孤独无助的情况下,一个素不相识的部队农场非常友好地接待帮助了我们,这不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吗?只有亲身经历过此事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她的温暖哦!

餐后我们和部队的司务长结算,他说按部队标准收费,每人0.28元外加四两粮票(那天我至少吃了四个馒头呢),呵呵,六个人的一顿正餐还不到2元钱?即便就是在当年,天底下也恐怕没有比这更便宜的饭钱了吧?

待我们饭后搭“专车”返回连队之时,已经是满天的星斗了。

 

编后补充:1996年4月,本人与北京战友戴凡(已故)访问旭光六连,得知驾驶员李龙的健在,只是来去匆匆,没有见到他。2009年8月我们京津知青十余人再次重访旭光六连,得知李龙和他的兄弟李虎都已经作古了,如果他是属龙的话,去世的年龄还不到70岁,遗憾啊!

 

李长顺 哈哈!比我要饭的经历精彩,里面有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的内容。赵本山的专车是不是借用咱们的哦。当年那才是真正的军民鱼水情。
 
无眠月 还是你那篇“要饭”故事精彩,杂牌军楞是把正规军给唬了,你们多牛哦!冬天里的一把火——六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8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