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知青轶事续——六连的故事  

2010-05-25 20:09:11|  分类: 五十二团六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轶事续——六连的故事

原创

 

   马号趣闻

 

东北方言与内地的称谓有所不同,咱们内地习惯叫的马棚在东北却被称之为马号,这黑土地马号里面的故事多多,本人就随笔聊上几句吧。

70年代初期,本人到马号里闲逛,看到马槽前被拴在一起的马颇为有趣,一向远离牲口群的我一时兴起,随手象征性地给一匹正在吃草的白马几个耳光,当时本人出手并不重,只是玩笑似的消遣一下罢了。大概那匹白马知道俺没有什么恶意,是在与其开玩笑呢,它并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只是中止了在槽中的吃草。

童心未泯的本人,望着停止吃草的那匹白马暗自思量着:这马真够小心眼的,就这么随便摩挲几下就不吃草了?这时本人忽然看到窗台边上的鬃刷,心想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溜须用的工具吗?今天俺也给这匹白马溜须一下吧。几分钟过去了,那匹白马并没有像猫狗类宠物那样摩挲几下就感到知足了,依旧不肯吃草。

 

知青轶事续——六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倔强的白马
 

也许本人天生就不是溜须的行家,俺扫兴地将鬃刷放在槽子边的围栏上。刚转身要走,忽听到鬃刷“啪”一下落地的声音,我捡起鬃刷重新放好,当我又准备离去时,无意地回头一看,那匹白马正悄悄地用嘴再次把鬃刷拱了下去,仿佛在无声地抗议:谁要你的溜须!

哈哈,原来这匹倔强的白马真的生气了呢!

 

                   旅途趣闻

 

70年代时期,家中从南方给我买了一件活面的棉衣。那浅灰色双排纽扣的南方服装式样,经常被外面的朋友误认为我是上海知青。

1971年入秋,我被连队委派去大兴安岭公出。沿途的火车上和沿途车站,不断听到有热心的朋友问我,是不是上海知青?由于本人不会说上海话,我只能微笑着朝他们轻轻地摇头。

当列车开到嫩江车站时,几个知青飞快地奔跑到我的车窗下面,一位瘦高个子戴眼镜的小伙子,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急切地向我问询道:“侬啥地方?”

本人依旧微笑地朝他们摇着头,这时他们身边的一位东北知青也加入问询的行列,那位东北大汉十分自信地向我笑道:“这位上海同志,请问你是哪个团的?”

我先是一楞儿,当我看到这位东北老哥戴的手表时,马上灵机一动,便十分诙谐地回答道:“这位朋友你搞错了,戴英格表的不一定是瑞士人。对吗?”

列车缓缓地开动出站了,我望着站台上那几个若有所失的知青朋友,心里头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究竟是个啥滋味……

 

知青轶事续——六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当年的老式蒸汽机车总在牵着我们的梦!

 

知青轶事续——六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八连战友迎朝阳 在上海出生的,说明有着上海人的潜质,再穿着上海人的衣服,难怪被人当作上海人呢!要是学说几句上海话,那就更好了!
 
无眠月 知青轶事续——六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其实是哪里的人并没有关系,本人写这篇杂文之目的,是要抒发一下当年“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心态,相信每个知青单个外出时,都会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孤独感,呵呵,那是一种值得回忆的隐痛哦!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