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童年时代的幼文(续)  

2011-12-14 18:47:31|  分类: 北京崇文小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尽管我偶然“猜中”幼文他老爸的名讳,一时让这位仁兄怒不可遏,但他恼了一阵子似乎想明白了,几天之后又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我俩是在相互道歉的方式下,冰释前嫌和好如初的。O(∩_∩)o…

 学生时代的幼文(续)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左上方的是王幼文同学

 

               真假篆字

学生时代曾听到这样一种说法,在中国只有鲁迅和郭沫若才能识别甲骨文;然而就在那个年代,会书写篆字的学者却大有人在。当年连我高小学生竟也不知天高地厚,自诩会写篆字了呢。

现在想起来非常可笑,那时本人用橡皮刻出自己的名字,并且蘸上墨水在书本和课桌上到处乱盖。只因为那盖出的名字组合呈圆形(按:可联想到“转”),本人就自称会写“篆字”了。从小受书香世家熏陶过的幼文,见到本人的“杰作”后皱着眉头笑道:“你这算什么篆字啊?等下周上学时我让你见见真正的篆字!”

幼文同学一言九鼎,我早都忘记那伪篆字的恶作剧,他却给我见识到了真正的篆字。那是他的耿丹奶奶亲笔书写出我的名号(见下图)。从字型上分析:拥有大屋顶的豪宅,内有个半跪女子服侍的人,谓之“安”;拥有大屋顶的豪宅,并拥有一口水井和一块田地的人,谓之“富”;左边是一副弓箭,右边是狩猎后的铁钩子,下面挂着一只大虫(即老虎),不可不谓之“強”也!

谢谢幼文同学,谢谢耿丹奶奶!

学生时代的幼文(续)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记忆中耿丹奶奶书写的篆字(笔者仿制)    

 

               土豆战争

这里的所说的土豆不是食物,而是另一个同学的外号。由于当年这位同学的口碑较差,本文姑且用其外号代替之。

“大土豆”是因为学习成绩差,而留级到我们班的。由于他的头型比较卡通,加之那个年代大家总是吃不饱肚子,幼文同学便给他起了个很别致的外号“大土豆”。其实“大土豆”的留级并没有受到学友们的歧视,也有因为贪玩误了学习而留级到我班的人照样很有人缘,但“大土豆”之所以遭许多同学的厌恶,主要是因为他的“特异功能”——经常性地给老师打小汇报。

幼文和我们几个相好的“死党”哥们儿,几乎都因“大土豆”的告状,而受到老师的训斥或在教师预备室蹲过“小号”。那时哥几个对“大土豆”真是“恨之入骨”了,甚至在背地里聊起“大土豆”时,大家都一致认为,此人如果在日伪时期一定是汉奸特务呢!

记得有一天上作文课,老师在黑板上的出的命题是《我的妈妈》。全班同学们都在抓紧时间写作文,只有“大土豆”同学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班主任很纳闷地上前问他怎么不写作文?“大土豆”向老师哭诉道:他的妈妈很早就已经死了,所以他无法完成作业了……那天下课以后,我们不再像平日里那样呼喊“大土豆、鼻涕孩”的顺口溜了。只见幼文同学冲到还在伤心的“大土豆”面前,非常解气地喊道:“你妈死了?该不该啊?”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对同学说出如此刻薄无情的话语,的确太不懂事了!怎么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呢?同学之间本不该这样的敌对,如此幸灾乐祸的恶作剧,已经跌破了起码的道德底线。真是不应该啊!可在当时,我们小哥几个还觉得特别解气,觉得是老天有眼了呢。唉——!

这样的“土豆战争”,一直延续到“大土豆”同学调离了我们班。

                                    

               市井黑话

当年的崇文小学是封闭式的寄宿制学校,在该校就学的孩子几乎与社会是隔绝的。幼文同学家住宣武区,其地片和社会群体比较复杂,许多市井黑话都是本人从他那里听来的。

比如北京的小流氓打架之前,先要相互盘道:“刀子板带、口里口外?”还有“玩荤的、玩素的?” “哥儿们,跤架拳架?”刀子板带是指打架时所用的凶器,口里口外是指打架是在胡同内还是在大街上,玩荤的就是带凶器,反之就是不带凶器,并且还有比试摔跤打拳之类的相互约定。

还有小流氓打群架前相约的地片:“景山东街、北海夹道、月坛北街、河沿三庙?”据说这四个地区,都是当年北京小流氓相约打群架的地界。巧的是当年我家住在月坛北街,而幼文家住在三庙前街,可我俩都没有参与过打群架的行列哦。O(∩_∩)o…

有时候,幼文还学着北京小脚老太太走路的样子,一边拐着腿迈步,一边高声地骂街:“杂种C的,哪个小兔崽子偷了俺家的鸡啦?”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文革浩劫

1966年入夏,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席卷了神州大地。随着老人家“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的发表,全国上下的老百姓都行动了起来。

自我们崇文小学各教室播出老人家“炮打司令部”的新闻报道以后,学校教导处门前的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全国各地的教育口,都是最先受到文革浩劫冲击的对象。一天下午,班里个子最矮的男生钟玉昭悄悄地告诉了我:幼文的母亲是北京某教育局的局长,因受不了运动的冲击,连喝了两瓶敌敌畏自杀了!

噩耗传来让本人非常地震惊,但我在幼文面前不敢说也不敢问,可消息还是很快地被间接证实了。那个平日里有些玩世不恭,喜欢冷幽默的幼文同学,忽然一下子地消沉下来,并且他每天几乎不主动地与任何人交流说话了。从那时候起,直到小学毕业,我再也没有见到幼文同学脸上的笑容。

其实当年幼文同学的心态,我们大家都已经心照不宣了:一个曾经嘲笑他人死了母亲的孩子,突然轮到自己也失去了心爱的妈妈,他该有多少的内疚自责与难以言表的痛苦?他的心里能好受了吗?

 

              尾      声

下乡回城之后,本人先后找过小学同学王建新和幼文。

我来到东城区的大苏州胡同时得知,王建新同学刚刚搬走一个月。急得我肠子都悔青了!

我又来到宣武区的三庙前街,看到当年熟识的马蹄型楼群时,便感到了异常地激动与兴奋。我特意找了一位岁数较大的妇女打听幼文,想不到开口相问时,那位妇女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回绝并急忙地走开了。当时我真是一头雾水了:显然刚才相打听的那位妇女认识幼文,可她为什么要否认?并且立即开溜了呢?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还是不死心,又找到一位年轻的女孩打听。刚好这位女孩也认识幼文,我喜出望外地想多打听一些详情。但见那位女孩十分困惑地反问道:“我是认识王幼文,可他不是自杀去世好几年了吗?你真的不知道啊?”

      本人木纳地望着那女孩慢慢离去的背影,久久地沉默无语……

 

编后说明:王幼文在学校受他母亲自杀的刺激,患有了严重的抑郁症。但是对于他的死,一直是个未解的谜。直到最近,笔者才从一位北京籍的黑友那里得知:幼文同学是被农场病退回京之后随即自尽的。悲哉痛哉!幼文同学之死是那个疯狂时代的悲剧。


     学生时代的幼文(续)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崇文小学四十周年校庆部分师生的合影(摄于2000年)

  评论这张
 
阅读(2008)|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