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难得的同学聚会  

2011-03-18 07:03:38|  分类: 北京崇文小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以上是2008年校友联谊会的实况录像 

 

今年的三月十三日,是崇文小学母校五十周年的校庆。

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六六届毕业的学友二十来人,在月坛附近的黑龙江宾馆的包间里聚会了。受场地的限制,到场的多数是二班和三班的同学,只有本人一个代表六一班的同学前来参加了聚会。

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两位女生风采依旧——田婥、朱南妮

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崇文小学66届同学聚会的场景
 

因为我们母校是寄宿制的学校,所以到场的同学本人差不多都认识:男生有佘时建、石光、郑开建、朱三三、陈树功、李纪林、杨海岩、蔚少伟、周伊捷、阎雷鸣、吴燕雄、狄和平、杨纪明、孙红城;还有两个是风韵犹存美女田婥和朱南妮;只有左光和伍远两个人,本人一时叫不出名来,但二人的相貌依旧是似曾相识的了!

 

与二班之间的故事

聚会中二班同学最多,想当年,本人与二班之间还是颇有渊源呢。

早在1961年的3月,本人刚来崇文小学就分到了一年级二班。那时候班上的佘时建、石光、郑开建、周伊捷、陈树功等同学我就认识了。可惜“好景不长”,因为本人年幼淘气,那还是十六七岁小姑娘的徐秀媛老师管不了,学校将本人调入了一班,从此俺就被以严厉出名的宋老师严加管教起来了。O(∩_∩)o…

但本人还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至今本人还记得二班同学当年学唱的军旅歌曲:“革命军人永远忠于党,为了祖国把兵当,练就一身硬功夫,时刻准备上战场。敌人磨刀我磨刀,敌人擦枪我擦枪,我们是革命的硬骨头,紧紧握住手中抢,假如敌人敢来侵犯,我们坚决把他消灭光!”

这次聚会本人特意唱给二班的同学听,可惜却没有人记得这歌了?二班的各位同学,俺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哦?o(∩_∩)o…哈哈!!!

 

与少伟同学之间的故事

这次同学聚会,蔚少伟同学十分友好地与我握了手。四十多年来,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呢!

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笔者和石光、蔚少伟同学的合影
 

那可是全国人民都在饿肚子“自然灾害”年代的故事了:少伟同学和我同在一班,一天中午,本人因为没有吃饱饭,独自躲在食堂的角落里叹气不肯离去,同样饿肚子的少伟同学前来安慰我道:“走,咱们食堂的厨房再要点吃的去!”

见到本人畏葸不前的样子,少伟同学很有把握地安慰我道:“没关系,咱们就说是老师让我们来的,准能行!”

刚走到厨房门口,在食堂帮厨的人事干部黄老师(已故)责怪我们道:“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到厨房来呢?”

少伟同学连忙应答道:“我们还没有吃饱,老师让我们来这里再要点吃的。”

黄老师正准备回厨房给我们找点食物时,本人却冒傻气地纠错道:“不是老师让我们来的,是我们没有吃饱自己要来的!”

这一下可糟了,我们不但没有要来食物,而且还因为擅闯厨房被班主任宋老师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少伟同学也因此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呵呵,当年我们这些饥肠辘辘的祖国花朵,只是为了呵护一下那金贵的革命本钱而撒一个善意的谎言,何罪之有啊?凭什么要天真地学什么“诚实的列宁”呢?

这次难得的老同学重逢,本人斟满了酒,向蔚少伟同学致歉道:“今天有机会见到你,压在我心中几十年的内疚总算解脱了!”

蔚少伟同学宽仁的微笑了,他的微笑似乎在告诉我:如今的孩子们,已无需违心地用善意谎言去索取食物了;如今的祖国花朵,也再不会委屈挨饿了。是哦,时代变了嘛!

 

与其他学友之间的故事

多年不见,本人与各位学友之间的故事也一一涌现出来了。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石光与吴燕雄、陈树功两位同学已经四十多年没见面了

 

本人已多次见面的陈树功同学,曾经是已故战友朱薇薇的同桌。从小学到中学,后来又下乡到兵团,我和树功同学总是有机会相见。本人当众道出他曾在崇文妇联工作母亲的大名,并回顾起他当年在52团林业连醉酒等轶事……呵呵,如今这位老同学已经滴酒不沾啦!:-)

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前排是郑开建和杨海岩,后排是笔者、蔚少伟和石光
 

本人和杨海岩同学却是四十多年没有见面了,我们一起聊起文革期间到市委“上访”期间的旧事:就在市委门前,一群流氓团伙,用小刀划破了我班钟玉昭同学的脸。后来由我们班的冉建军同学出面,与对方的“老大”比拼摔跤,当时在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同学身后,已经被拿着刀子铁链的小流氓们团团围住了。幸亏我们班的女教师徐兵的及时赶到,并随即请来了警察叔叔,我们才被解了围。如今想起此事,还是有些后怕了呢!详见相关文章:http://bjlaoan.blog.163.com/blog/static/55850124200811010833419/

言谈之间,本人听到了更为惊人的往事。想不到文革期间,因六冲公安部而震惊世界的联动分子当中,居然有六个是我的小学同学?事后他们都被公安干警给拘留了,其中拘留最长的竟被关了八天,那时他们可都是些还没上中学的娃娃呢!颠倒是非的文革,居然把未成年的孩子,当作反动分子抓了起来?真是太不幸了!可也太可笑滑稽啦!

 

聚会中的欢笑与歌声

酒足饭饱之余,大家愈发兴奋起来了。

论起年龄,多数同学属蛇,还有几个属马,想不到居然是本人这个龙尾巴年龄最大?我笑着调侃道:还是你们属蛇的厉害,你们和大救星是一个属相哦!小平同志属龙,直到大救星去世他才出了头!正巧应了《沙家浜》中胡传魁的台词:“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呀!众学友一起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难得的同学聚会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杨纪明与狄和平同学在叙旧

 

六二班的狄和平同学感慨道:这次同年级学友的聚会,少了六一班的许多同学非常遗憾,他当众提议:委托本人为下次年级学友聚会的“秘书长”,今后聚会务必请来更多全年级的学友,众人还一致通过了近期分别到周伊捷和周援远两处山庄休闲联谊的意向。我一再解释,本人不擅长组织活动,但看到在场众学友热情地鼓励和支持后,又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这是大家盛情难却的厚爱了啊!

不知什么时候,我与佘时建、田婥和朱南妮等几个人一起小声唱起了《崇文小学校庆歌》:“东风吹来气象万千,崇小诞生在三月十三。我们是红色少年,诚实勇敢,活泼团结。在社会主义的大家庭里,共学共餐,温暖如春,红色教师哺育我们成长。三月十三,金光闪闪,我们永远不能忘……”

我告诉各位学友,这是归国华侨也是我校特级教师叶多嘉老师作的词,是我校大才子温树林老师作的曲。大家都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原来特级教师叶多嘉是爱国华侨啊?原来这脍炙人口的《崇文小学校庆歌》是温老师谱的曲?有的同学不禁问道:如今母校的老师们都过得好吗?

本人凄然一笑:是哦,整整五十年过去了!当年辛勤培育我们的崇文小学之各位园丁们,你们都过得好吗?我们这些学友,如今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你们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44)|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