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鲜族兄弟 黑土地的轶事(2)  

2011-08-08 19:12:24|  分类: 五十二团工程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鲜族兄弟——黑土地的轶事(2)

 

               土制烈酒

四十多年前的大兴安岭地区曾经归属黑龙江,那里永远是我们记忆中的黑土地。

1970年的春节过后,本人随工程连一起北上到大兴安岭采伐。团里委派了俊俏的东北知青小石到我连做卫生员。连日来本人无意中发现,我连的那几位鲜族大哥,每天像走马灯似的围着卫生员小石打转。是搞对象吗?我满腹狐疑地琢磨着,可搞对象也不能这么频繁地进行车轮战啊?

鲜族大哥朴正植――工程连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一天晚间,我发现那几位鲜族大哥一起开心地聚餐大笑,不由得前去看热闹。呵呵,那种简陋的聚餐,不过是连队食堂端回来的粗茶淡饭,所不同的是,小餐桌的中间摆着满满一海碗的白酒。

“哪里买来的白酒?”我惊讶地问道。要知道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是很难买到这金贵的杯中之物哦!

“来吧,喝上几口暖暖胃!”热心的小朴一把按住我的肩膀,其实大名朴正植的他比我大五六岁呢,可大家都这么叫他,只见他爽快地端起酒请我品尝。本人惊讶地望著海碗中的白酒,嘴里却连连地推辞。虽然我那时还是个未成年的娃娃,但也知道烈酒、辣椒和狗肉是鲜族战友的宝贝,怎么能随便夺人所爱呢?

“喝吧,不是花钱买的。”小朴略有些腼腆地解释道,并指了指身旁的玻璃瓶。我一眼望去,竟然是含量高达75%的医用酒精!这东西是随便能喝的吗?原来这几位鲜族大哥,天天围着卫生员转悠是另有所图,我总算看清他们的庐山真面目了!o(∩_∩)o…

“没关系的,已经兑过水了!”看到我的迟疑,小朴继续解释道。

小朴这一解释真把我给难住了:喝吧?那碗里装的分明不是白酒;不喝吧?倒好像咱太惜命似的!我终于跳河一闭眼了,用不锈钢的饭勺“品尝”了那么一小口。

几位鲜族大哥像是看到了西洋镜似的,一同开心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可就那么一饭勺的兑水酒精,让我的脑袋瓜整整地巨疼了一夜,真不知道那几位鲜族大哥饮罢会是怎样痛苦的感觉哦?这样糊涂的英雄气概,我以后再也不敢尝试了!

若干年后,我听说痛饮过兑水酒精的鲜族战友李成柱不幸过世了,痛哉!李成柱的病故,会不会与曾饮用了过多兑水酒精有关呢?至今我也无法调查考证了。

 

               舞林高手

在大兴安岭时,我连的几个鲜族战友经常聚集在一起饮酒歌舞。

这些鲜族的男性战友几乎个个都有一副好嗓子,唱得尤为出色的是朴正植和朱兴燮,听到他们富有穿透力的嗓音,会使人暂时忘记生活的艰苦和工作的劳累。只有身材短小的李鹤松的嗓音稍差,但他却是一位出色的舞林高手。

这一天,战友们一起哼唱起刚学会的鲜族歌曲,李鹤松忽然即兴地翩然起舞了。往日里这个其貌不扬衣冠不整的小个子,此时却容光焕发双目如电了。那冬日昏暗阴冷的林区宿舍里,李鹤松仅穿着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但见他随着歌曲的旋律,有条不紊地快速旋转移动着舞步,那两只上下翻飞不停的手,加之雪白微卷的衣袖衬托,骤然间让大家看得眼花缭乱心旷神怡了。

战友们由衷的赞美声与喝彩声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本人还记得那首鲜族歌曲优美的华尔兹旋律(附后),还有与其不大匹配的歌词:温暖的太阳光芒万丈,海蓝江水日夜奔流,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敬爱的毛主席,延边人民衷心祝福您老人家万寿无疆。啊~毛主席,敬爱的毛主席,海可枯,石可烂,忠于您心永不改变(年代太久了,欢迎各位朋友纠错补充)。

当年的几个鲜族人之中,只有李鹤松与本人是一排的战友,我们的关系比较密切。出于好奇我曾问询过他,如此优美悦耳的旋律,怎么会与那样的歌词搭配呢?那天晚上他一身酒气地要我发誓保密,并悄悄地告知了我。原来这是一首鲜族人传唱已久的爱情歌曲,只要把歌词中的领袖改成姑娘其感觉就大不一样了。当时的我睁大了眼睛暗暗吃惊,心中恍然大悟……

黑土地的轶事(2)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俏丽的韩国靓女在上海世博会上献艺

今天,我们不妨试着还原一下那首优美的鲜族情歌:温暖的太阳光芒万丈,海蓝江水日夜奔流,美丽的姑娘,柔情的姑娘,纯真的姑娘,梦中的情人——亲爱的好姑娘,男儿心中无限景仰你的神采飞扬。啊~好姑娘,亲爱的好姑娘,海可枯,石可烂,衷心祝福永不改变。

传统的七夕情人节刚过,呵呵,本人以此抛砖引玉之作,祝福天下的有情人了!o(∩_∩)o…

 

 

网友留言:

田边  (编者按:该博友是我们旭光52团附近公社插队的上海知青)

 喝75%医用酒精是要有点胆量的。一天,几个看青的同学犯酒瘾了,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从可以‘进屋’的每一家,楞是没找出一瓶酒来。(供销社断货,老乡有的也不借)那个抓狂劲,那个火啊。一个头智活络点的同学说:“上卫生所看看,那儿有酒精,不知能不能喝”。正歇晌时,卫生所没人,于是撬开窗......

 咱不讲究下酒菜,但谁先喝这‘酒’,犯酒瘾的哥几个却谦让起来。总得有人先喝啊,我拿起酒盅先闻,有点儿‘酒香’,嘴唇抿一点,有点烧。瞅瞅哥几个正瞪咱那,就喝一小口,这‘酒’刚到舌尖‘刷’地舌头木了。接着喉咙开始呛,发紧,咽不下去。好一会儿才缓劲来,可舌头不知味了......

酒,没喝成。如今,只要看到护士用酒精棉,心里就有怪怪的感觉。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66)|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