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知青马香的故事  

2012-11-15 19:24:09|  分类: 五十二团六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马香的故事 

原 创

 

知青马香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油画:家信(作者:刘孔喜)

看到这样的标题,多数读者都可能把马香当作了女生,其实笔者在这里说的是一位上海下乡到北大荒的男知青。呵呵,生活中的误区总是难免的:就连俺家三岁的小孙子,今一早儿还错把唱花腔的李玉刚,当成了阿姨呢!

白字姓名之累

马香的大名叫张家驤,他名字中的“驤”字,本为奔马之意,可文化程度不高的户籍警,或许是为了少写几笔图省事,硬是错把他名字中的“驤”字写成了白字“马香”。这一下我们上海战友张家骧的大名,就成了全国乃至全世界华人之中,独一无二的异形字专称了。

孔子曰:名不正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我们这位上海朋友张家骧,从小就不幸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伤残了一条腿。用有些迷信色彩的老话来说,他还真的遭受到了白字姓名之累。 

知青马香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身残志不残” 

原本身患残疾的张家骧,理应留城就近安排工作。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在上海街道的大妈们太“革命”了,硬是把一个患有残疾的孩子,发配到边远的北大荒。这真是的历史悲剧啊!

知青马香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张家骧被分配到了旭光52团6连的麦场排,那可是一个凭身子骨卖力气的吃饭行当。四十多年前,笔者曾亲眼见到张家骧肩扛180斤重的黄豆麻袋,一步一跛地爬跳板、上囤尖。连我这样一个身体健全的人都扛不动的超重麻袋,却让他一个残疾人去冒险?汗颜啊,那年代各级相关的当权者,你们的良心何在啊?

团部首长到连队检查工作,并没有关照患有残疾的张家骧之身体,却对他名字中的“马香”别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的确是康熙大字典也查不到的异形字。唐朝的武则天女皇可以给自己编造 “曌”字,而我们的张家骧又比不了手眼通天的武后,只好自我嘲弄说自己“是台湾高山族人,所以起名叫张家马香”,那位团首长竟信以为真了。                       

笔者之所以特意将“身残志不残”的标题加上引号,并不是张家骧在兵团农场干的工作不够好,而是身患残疾的他,原本就不应该支边到北大荒。 

 

茫茫苦海的孤舟

理直气壮病退的战友张家骧,回到上海后,其生活像茫茫苦海里的孤舟,一直没有好过。

因为身体残疾,多数企事业单位不肯接纳他;又因为其姓名当中的错别字,使他至今没有办理身份证;市属的残联部门,也无法给一个姓名不全的人办理残疾证。如此这样的生活,其各种磨难可想而知了。

我们性格倔强的战友张家骧,自始至终也不肯改变他的白字姓名,始终未婚;返城的后知青时代,张家骧只能在战友袁德才(人称阿三)经营的“红筷子餐馆”里帮忙,闲来无事饮上几杯薄酒度日,就这样地风雨飘摇了几十年,生活过得好凄凉哦……

所幸的是,几年前战友张家骧终于拿到了当地社保发放的养老金,并且得到居委会和兵团战友们的关照,今后他的生活总算该有个着落了。

 

 结束语

想当年,那位不知其性别却又不负责任的户籍警同志:您一时的笔误,给一个无辜的公民,造成了六十多年的困扰和磨难,您不感到自责与内疚吗?

知青马香的故事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84)|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