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知青战友话当年(饮食篇)  

2012-04-23 19:51:19|  分类: 知青时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战友话当年

原创

 

前言:笔者2008年1月写的短文《大吃二斤》登出以后,引发了众多的知青战友热议,读罢让人百感交集,却又忍俊不禁!现在将部分知青网友的留言摘抄于此,与各位朋友共同分享。

《大吃二斤》的网页连接:http://bjlaoan.blog.163.com/blog/static/55850124200801043534653/

地球就要爆炸?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请欣赏各位知青战友的点评与回忆:

马马虎虎:与生产连队相比工程连的伙食大概是全旭光最差的了。生产连队有大豆、有菜地还有畜牧排养的鸡鸭猪羊可以“通融”。1969年国庆节放假时跑去一连蹭饭。同学张杰是回民,他们连里给他宰了一只羊。好家伙!我们三个人干掉了满满一洗脸盆的羊肉馅饺子!记得1970年春节时还听说过二连的“百鸡宴”。可咱们连有什么呀?砖头、水泥能往嘴里塞吗?干这么重的活没油水填肚,“糟蹋”粮食的大有人在哦。旭光、旭光,二馍一汤。哈哈~~~~~

无眠月:彪兄你当年真是难得的一次好口福啦!现在十六七岁的孩子,是无法体会到像他们这样的年龄段的人,会一面干着超负荷的体力劳动,一面还饿着肚子的滋味,就连现在的农民工也不会像咱们当年这么苦的了!

刘小敏:别说你们男的,就我们女生,挑水泥桶前后两个160多斤,还得爬窄窄的斜坡跳板,现在想想都后怕,万一从斜坡跳板上失足摔下,两大桶水泥压身上,不死也残了,记得那时只要有大米饭吃,那个女生不是8两1斤的,而且查哈阳的大米饭特好吃,不用就菜就能吃它个3大碗,有一阵老吃捂的苞米窝头(霉变的苞米面做的),难得吃一回白面馍,我们也能一口气吃它6个8个的。

无眠月:谢谢当年豪爽的女侠!看来小敏姐也应该写点这方面轶事了。

王继诚:在五连的时候,有次司务长决定改为包伙吃饭,每月每人交12元钱,然后到食堂可以随便吃,像部队一样。平时还是馒头菜汤,定期改善一次伙食,这可麻烦了,这些知青的肚子甭管男女,都像无底洞一样,憋足了劲儿等那顿改善的伙食。记得有一次改善吃肉包子,二两一个的,男宿舍里早就有人做舆论准备了,不吃它十五六个绝不罢休!食堂也很争气,包子蒸得个儿比馒头还大,大食堂里十几张大桌子,每个桌子上一大盆热腾腾的包子,一派欢乐的气氛,知青们风卷残云一样吃开了,记得我那次吃了不是7个还是8个,撑得我好几天都消化不良,今天算起来至少有一斤半的粮食了吧!他们说那天真有人吃了15个,不知道最后那几个是怎么塞进去的!

无眠月:五连的豪客居然有“大吃三斤”的!谢谢继诚兄提供宝贵信息,这八成是东北知青中的关东大汉啦!天外有天,哈哈!老弟当年所为与这位“关东大汉”相比又是小巫见大巫啦!谢谢!

马京章:我在兵团时吃七八个馒头也是常事。我在部队时,我们一位战友一顿饭竟然吃了十九个馒头。

无眠月:问题的关键不在吃多少,而是因为肚子里没油水,想吃饱又不允许你吃饱,没力气干活,这才是真正悲哀的事了!

程正明:69年我在修理连,曾去支援团部南面的连队插秧种水稻,由于稻田里的水忒凉,虽说那时还穿长统胶鞋,但还是很消耗热量的,没到开饭时早就肚字饿了.记得那天饭送得晚了些,大伙聚在一块儿就今天午饭能吃几个包子议论开了,说着说着就变成打赌了,有说吃五六个的,七八个的,我也参与进去了,说能吃十个.等到饭送到后,大家一窝蜂地抓起包子就往嘴里塞,真是狼吞虎咽,我一口气吃了八个,最后两个完全是为打赌硬塞进去的.这是我在兵团吃得最多的一次饭.自己有过体会,对大吃二斤的事就不觉新鲜,倒是现在的孩子们好象在听天方夜谈了.确实那时候的伙食太差了,身在北大仓,还要吃不饱,完全是人为的政策失误造成的。

无眠月:哈哈!原来我程兄过去也是个“大肚汉”呀!

编者按:以下笔者回复从略

北雁南飞:老战友你受苦了!我那时也有印象。我们女的都不够吃,我有个好朋友人长得瘦小,饭量小每顿饭她都要和我一起打饭放在一起吃,我可以多吃些。她是不让我挨饿。这份战友情至今让我感动。

李长顺:感到是超常的体力活,都吃不饱啊,肚子真是无底洞。

小红:记得我下乡是17岁身高172厘米体重50公斤每顿能吃四两的馒头三个,如果是豆包就更不是“干粮”了,二两的豆包一顿能吃七八个呢。

佟伏生、李秀萍:咱粮食同样的,我也是每月要吃下90斤至100斤的粮食,司务长大何没办法,所以,我用六个月就可以把全年的粮食吃完!

heixiongpwx有一次队里死了一头牛,食堂里包牛肉馅包子。记得我和北京知青“刘大嘴”赌看谁吃的多,不算馅的份量,光面粉重二两一只。我吃了十一只,“刘大嘴”吃了十三只,我败下阵来。

北大荒人:我在59团13连时,有一次,吃饺子,猪肉馅的,我们知青自己包的你说那饺子的个头能小了吗?有一上海知青吃了70个,我们大家怕他撑坏了都劝他别吃了,在大家的劝说下他才不情愿地停止了,可最后又吃了两个。

网易博友173:大吃二斤让我回忆`四十年前的往事,我们在插队时,春季打柴回来,正值青黄不接时,比吃二斤玉米饼子沾盐水,谁都没有败........

渝州书生:呵呵~既然博主说了“希望有过和我相似经历的“大肚汉”知青,一定要在本人这篇博客文章后留下你的尊姓大名,不管咱们认识不认识,毕竟咱们曾经有过“同病相连”的经历呀!我就首先报名了,本人是云南建设兵团的。我们南方人个子小,饭量也没你们大,在那时我们连队从事的轻劳力劳动,定量也低些。是36斤。那定量仅够我吃十天左右,其余的日子就靠东拉西扯地骗了。我最多一顿吃了一斤半米,那是用秤称了的,还只是刚吃饱。(此事在我的《南疆纪事》里就有叙述)

海底茉莉那时的知青都能吃,我一顿能吃二个饼子,再想吃也没有了。还好,你们有馒头吃,我们可就惨了,想都别想。

童心未泯我们青年点里有个姓王的女同学当年18岁,是我们女同学中最能吃的一位,一顿饭吃了两大碗玉米粥,九块大饼子,没亲眼见过的人谁也不会相信的。本来瘦小的身材,一年后就膀大腰粗了。至今已五十多岁了体重仍没降下来,同学们相聚的时候大家还没忘记此事。

伯爵(按:湖北五七干校的知青):哈哈,这篇文章对路子。在农村,同学们给我起的外号“五碗稀饭一碗苕(红薯)”足以证明咱的“肚”量了吧。O(∩_∩)O哈哈~

……

知青战友话当年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2008年7月在哈尔滨联谊会上的战友合影。

编后留言:希望更多的知青朋友留下回忆和感言。谢谢!


知青战友话当年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2010年9月在上海世博会期间的战友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1240)|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