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眠月的博客

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

 
 
 

日志

 
 

重返黑土地手记(3)原创  

2013-08-18 10:46:48|  分类: 六连旅游聚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黑土地手记(3)

 

道听途说之矿难

前一集笔者提到了爆炸性的古老“新闻”,说起来这还真是巧合呢!在火车前往齐市的当晚,我来到战友卧铺比较集中的地方,不经意地与六个卧铺中唯一的外人聊起天来。

这是一位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女性,当她得知我们是重新回访黑土地的兵团战士时,便告知我她与自己的北京老公也是农垦五师的,早先一直在大杨树煤矿工作。我忍不住直白地向她打听道:“你们煤矿部门是不是真的有敢死队啊?”

“有啊!过去我老公在煤矿就在煤矿的敢死队里工作。”对方回答道。

我像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因为俺拖了两年之久的“文字官司”终于找到见证人了:“您能不能告诉我煤矿的敢死队都具体作哪些工作?”

对方微笑了一下,然后慢慢向我解释道:“这敢死队的称呼是我老公他们自己编的,实际的工种编制应该是采煤队的翻打排,是专门负责拆除矿井设施和工程抢险的,因为他们的工作太危险了,所以他们一直都自称是敢死队的,那时候我跟他交朋友天天都提心吊胆的,煤矿出煤以后经常发生工伤事故,俺总是为他着急晚上作恶梦呢!”

“那他们每天上班使用什么工具啊?”我继续打听道。

“那时他们下井的时候,每人手里都拿着木棍、刀锯、斧头和绳索之类的工具,尤其是每人手中必须持有木棍,以防止突发的矿井冒顶。”

听到这里我暗自埋怨自己,当初我在连队时怎么把木棍错听成木盾了?难怪有人愤怒地指责我;但别称敢死队的工种确实存在,于是我立刻对卧铺旁边的几个战友说道:“你们都听到了吧?兵团煤矿中有敢死队的事情,你们可以帮我证明一下了!”这几个战友分别是我们6连的战友刘志红夫妇、许红革、徐建和李茂青。

经了解,这位曾经在煤矿工作的女战友姓芦,是齐市知青,原先在50团工作。据她本人讲,她是从70年代初大杨树煤矿刚刚创建时就调了过去的,刚到那里时连住房都没有,工作和生活环境非常艰苦,住了一年多的帐篷,一直盖房搞基本建设。煤矿正式生产以后,她被安排在煤矿2井,每天专职搞矿灯的充电工作。

战友芦女士告知我,1975年之前,整个煤矿基本没有什么大的事故发生,是因为那时还没有批量出煤;等到出煤以后,工伤事故就经常发生了,到她离开煤矿时至少死了八九个人了,最惨的一次是三个天津战友私自下井玩耍,误入废弃的坑道,一下子都被瓦斯毒死了。这也是她当年坚持让男朋友上学离开煤矿的原因,后来他的男朋友到齐市铁路学校上学,成为了一名火车司机。

我先后提了不少我们52团到煤矿的战友名字,芦女士不认识我6连的杨登文,但她却非常肯定地告知我,她十分熟悉杨朝亮这个人的名字。俺猜测,当年像杨朝亮这样英俊的帅哥和过人的酒量,一定是当地许多花季少女心目中的偶像了吧?^_^

重返黑土地手记(3)原创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70年代初,调往大杨树煤矿的两位52团的天津战友:迟振东、杨朝亮

 

登文兄弟之殇

夜深了,开往齐市的列车不知疲倦地奔波着,我躺在卧铺上久久难以入眠,当年杨登文兄弟那似笑非笑的憨态,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登文兄弟是旭光农场的本地知青,跟我们一起住在400米的知青宿舍里,他个子不高,是一个爱说爱笑喜欢健身干活从不惜力的小伙子。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大批城市的知青,通过各种渠道纷纷地返城,对不安现状的登文兄弟有了很大的触动。他先是死缠烂打地扒军列,硬是入伍当了工程兵。当随部队被拉入深山老林去开凿隧道时,他无法忍受那种单调艰苦的军旅生活,又开了小差返回了农场。

后来登文通过关系,去了大杨树煤矿。在煤矿,他就是在翻打排的“敢死队”工作。煤矿的抢险工作异常危险,还记得他返回6连休假时,曾含着眼泪告知我,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班组长,被冒顶塌方的乱石活埋而死……1996年4月,我跟战友戴凡在离开连队20年之后,重返黑土地的6连时,时任支部书记的鲍长忠告诉我,登文兄弟在煤矿抢险被砸折了腿,返回连队后天天酗酒闹事,后来他终于忍受不了伤残的痛苦和寂寞,在一个春节期间悬梁自尽了。

往事不堪回首,却是我们众多知青一生难以忘怀的记忆。后半夜,我在百感交集的回忆之中,迷迷糊糊地在火车的卧铺上打了个盹儿。

重返黑土地手记(3)原创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前往北大荒的沿路随拍

  

喜相逢

2013年8月4日中午1时许,列车正点到达了齐齐哈尔,齐市联谊会的各位战友,已经冒着酷暑恭候我们多时。豪放热情的齐市战友,真的让我们这些来自内地的战友受宠若惊了。

重返黑土地手记(3)原创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在接站的大巴车上 

在战友久别重逢之时,我心里却涌现出一连串儿的外号:老猫儿、粪蛋儿、小辣椒、大下巴、耽误事、耍年轻……还有很多嘎其嘎巴的称谓,当年在连队时总是脱口而出的称谓,如今几十年后再见面,当很多人的面竟然叫不出口了?毕竟是岁月不饶人了啊!

这里选登了部分由齐市战友拍摄、沈姐编辑制作的喜相逢的录像和照片,敬请旭光52团(鹤山45团)的各位战友欣赏。

重返黑土地手记(3)原创 - 无眠月 - 无眠月的博客

齐齐哈尔火车站前部分男同胞之合影

薛永明、李绍炬、王泽林、李月呈、潘再良、安富强、陈学柱、曹士英、贾胜昆、吴乾章、

刘喜双、周锡春、高彦坡、丁立岩、夏建平、强国鑫、张达、徐恩波

  评论这张
 
阅读(1225)|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